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世界 1979~2009

选择科学,与幻想同在

 
 
 

日志

 
 

永远的柳公子——五周年纪念  

2012-07-01 09:24:00|  分类: 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光匆匆,转眼又到七月,之前我们官方微博曾允诺大家带来一期特别的FT(free talk),土豆观看: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ysY2eXVTH40/ ,115下载:http://115.com/file/an8fa74o 。
在这次的FT中各位主创回顾了当年录制《一日囚》的经历,并穿插了一些网友互动。也许他们并非是铁杆科幻迷,科幻方面的积淀不如大家多,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解读公子和他的作品,更不妨碍他们喜爱并铭记公子。其实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彼得潘,一个柳文扬,科幻永远是一种生活方式,就如柳公子那样永远那么温文尔雅,那么闪光,一百年真的很长麽?
特别鸣谢:优声由色小组,参与人:邪月 风行流动 抹茶雪糕 冷月 江户川莫尔 后期抹茶雪糕。
永远的柳公子——五周年纪念 - 科幻世界 - 科幻世界 1979~2009

百度上这样描述我们的公子:
柳文扬(1970.7.5—2007.7.1),中国年青一代科幻作家,70年代初生于北京,毕业自北京工业大学,一度旅居成都,后来定居北京。 90年代初开始在《科幻世界》等科幻杂志上发表多篇作品,曾以《外祖父悖论》、《毒蛇》、《去告诉她们》、《一线天》等数次荣获中国科幻银河奖。 2000-2003年于畅销杂志《惊奇档案》担任主笔。这本集幻想、惊奇、游戏为一体的全彩版杂志,因为有柳的加盟,销量突破10万。
其实这里有一个美丽的错误,当时最早得知并公布公子去世消息的是星河,由于不胜悲痛,他在第一时间告知了大家这一消息,并不曾留意其实时间已经走到了7月2日的凌晨,这在公子去世后结集的《我知道你明天干了什么》一书中星河纠正了这一错误,不过之前的7月1号已经流传开来了。顺便一提的是这本不贵的小集子基本都是公子在惊奇档案上发表的科普小文章,文笔幽默,娓娓道来,仿佛又见白衣翩翩的公子。

新浪微博网友悼念公子:
恒ivy:至今记得当年看惊奇档案笑到肚子痛,泪,祝在天堂安好!
0号妈妈阿张:实在不知从何说起,只有默默支持!永远的柳公子。。。
我是只Bug:时间过得很快啊,5年时间柳公子的文字都记忆模糊了,只是希望在天堂还能看见有一群人在每个7月都会想起他。
印巧文:一篇一日囚足以不朽
敦敦emcc:以前看《惊奇档案》,最大的期待就是柳公子戏谑的文笔,如今公子走了五年了,那种年轻特有的期待和激情也不见了很久了
雪原桑:柳公子,希望你在那边也能写自己最爱的小说
乘苏:当年看 《废楼十三层》好希望写成系列文 可惜柳公子已经不在了
崇仔千秋万代:那时候柳文扬还活着,大角还没结婚,世界上还没有一本关于九州的杂志,而那些男人,他们还彼此相爱
LPriest筑:他让我相信这世界上总有天才,天妒英才。。。想起他的犀利吐槽(那时候还没吐槽这个说法囧),他的奇思妙想。。。柳文扬,最爱的作家之一!
Griffinth:好多年以前一口气看完的《一日囚》,虽然虚幻,但其中的无力、重复感却与现实生活的平乏琐碎很相似。
伴月听岚:都说柳公子,天下谁不知
MR囧大奔是萌少女:永远三十七岁的柳文扬……一日囚也是让人印象深刻的一篇小说,当时读完还想了好久,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
可恶的老陈:家里书上,公子的笑容依旧啊,5年并不长,百年也不长,因为白驹也可以令人毕生难忘
carteryin真:文扬,永远的猫骨匣!
蛤蛤总钻风:《一日囚》是第一篇给我思维上巨大冲击力的科幻作品,柳公子乃人间奇才,可惜再无欣赏公子更多佳作的机会了
大楼不见:震惊!我还在想为什么要用这样不吉利的说辞,猛然反应过来,一去查,才知道柳文扬已经去逝5年了,我居然今天才知道。
唐小贰:我走在成都的街头,经常会想,也许当年柳公子也曾走过这条路
绯雪已失恋:思念公子的时候总是会强忍住眼泪,因为知道公子不希望看到我们这样。
天岁城一世安:那个时候,柳文扬还活着,大角还没结婚,那些男人还彼此相爱。夏笳的这句话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不管如何,愿公子他能安好。
风行流动_强制减肥:感谢柳文扬先生生前创作的好文。作为电影线上奔跑的一只菜鸟,有生之年定将其某部作品变成影像呈现于众,竭我所能。
到处是墙头:一日囚是我最早喜欢上的科幻文了,柳公子才气思维敏捷,离开的那么早真是读者的损失…… 
古墓派Lavita:柳文扬去世已经五年了…五年前从后往前翻那期科幻世界看到纪念柳的文字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最后果然看到他的黑白遗照那刻的震惊和感叹还历历在目。忘不了他的《一日囚》忘不了他的《暗狱》更忘不了他惊奇档案里面挥洒的睿智和幽默。那年在博客里还专门为他感慨一句天妒英才!岁月给我们的最终全都会带走。
朵不朵拉朵啷个朵:我知道柳公子应该从我学生时代算起。那时候接触到科幻世界以及后来的惊奇档案。柳文扬这三个字几乎期期都出现。不管是作家柳文扬,还是主编柳文扬。从来没有哪本杂志我会优先去关注封面故事的,柳公子除外。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资深的科幻迷,毕竟当真正投身社会参与工作之后,有了太多的不得不。包括这次的这个活动,也是算机缘巧合下因为关注了小江的围脖而得知的。虽然不得不这样不得不那样放弃了好多的爱好,但心里对于科幻的那股子热情始终未散。直至今日当我重新翻阅我老家书柜上那一排的科幻世界和惊奇档案以及与之相关的各类诸如《天意》等等的小说,还是会觉得热血沸腾。太热爱柳公子的文笔,幽默和博学了,其实天妒英才是个挺恶俗的词,我只想留有那么一个念想是,公子在我们所接触不到的次元里继续的追逐文字和梦想。附上2010年当时梦到公子后在自己空间里写的小文字,以表哀思。

下一站再相见——致柳公子

永远的柳公子——五周年纪念 - 科幻世界 - 科幻世界 1979~2009

昨夜无风无雨,异常平静,如若,不算这个梦的话。
梦到一个太久不被提及也永远不可能再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人。自这个人离去至今,已三年零两个月。虽然并未有仿佛就在昨日般临近的感觉,但他的逝去至少是直到现在也不愿相信的事。
梦里的他,瞪着举世闻名的灵性之眼,很大爷似的摇个小破扇子,与其他三个很模糊却不陌生的背影搓着麻将,身旁有一堆的模型和画报。。。。。。这样的画面出现在梦里着实具有喜感也很荒唐,尤其主角是他。可梦醒后再想到主角竟是他,瞬间觉得这个梦岂止荒唐,简直已是一出结构完整的悲情短剧。
原谅我情绪又起伏了。我只是永远也学不会更无法释怀这些曾经出现在我或我们这一代人生命中,意犹未尽时恶作剧般突的抽身而去的人们。
今天不是什么纪念日,也不是什么多少多少周年什么什么什么,仅仅因为我昨晚梦到他,因而有了这篇文字。柳公子不是我入科幻门的启蒙,亦不会成为终结,却成了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如果要寻以慰籍的话,那么,好吧。
亲爱的柳公子,你何其幸运,你的思想或多或少已注入文字之中,将被永世的留下,这是你的宝藏,亦是带着众多想念离去前留给我们的礼物。
亲爱的柳公子,你何其幸运,你的年华将永远留在叁柒之上,不再老去。多年后我们在天堂或地狱相见时,当我们这些曾经活蹦乱跳而后白发苍苍的小读者们排着长队呼喊你的名字,你会否得意得忘乎所以?

地凉,不宜久睡。那么,下一站,再相见吧。
最后,不搭调的低吼一声,柳文扬,你丫的敢活过来不?诈尸也行。
 

2010929 成都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