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世界 1979~2009

选择科学,与幻想同在

 
 
 

日志

 
 

《人人都爱查尔斯》节选  

2015-01-04 10:3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宝树
图:蔡定一
原载于《科幻世界》2014年9月刊
《人人都爱查尔斯》节选 - 科幻世界 - 科幻世界 1979~2009
导读:超级巨星查尔斯开放个人直播,让数百万人与自己感觉相连,体验明星生活。他自以为自己是众生的导师,标榜着自由与自我。却没想到,在关闭直播的几天后,查尔斯便不再是查尔斯了,甚至在最后,每个人都是查尔斯了。

1

他进入了太空,宛如获得自由的鱼儿跃出了水面。

透过“飞马座”号的舷窗向下看去,最初是灰色的城市和棕色的小镇,然后是绿色的农田和黄色的沙漠,很快一切都被白茫茫的云海覆盖。等他钻出云海,已经在太平洋上空,世界变成了一个蔚蓝色的曲面,隐约显出巨大的球体轮廓,北美大陆是天边一线,亚洲隐藏在弯曲的海天线下面,整个地球被裹在一层朦胧的光晕中,那是大气层。而在他头顶,点点星光已经从暗黑色的天穹露出头。随着引力的减弱,他感到了失重,虽然身体被牢牢固定在座椅上,但是仍然感到自己在飘浮着。飞行器仿佛翻了个儿,太平洋的无尽海水悬在他头顶,而身下是黑暗的无底深渊,让他有一种错觉,觉得自己不是在太空,而是安睡在大海的底部,一切显得恬静而悠远。有那么几秒钟,查尔斯·曼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远离尘嚣的人,似乎可以永远就这样飘荡在地球之外的空间里,融入大自然的高远纯净。

但他很快想起来,不,应该说他一直都知道,这是一个不可实现的幻想,整个世界都在看着他,至少有十亿人在观看他的“直播”。“飞马座”号正在世界最高规格的航天飞行大赛——跨太平洋锦标赛之中。现在飞船正在大气层外以九点七马赫的高速射向太平洋西岸,目的地——日本东京。

像弹道导弹一样,参加比赛的飞行器往往在飞行中途进入太空,以便最大限度减少空气阻力。在太空中,为节省燃料,飞行器基本依靠惯性飞行,重新进入大气层后才会启动发动机。因此有那么几分钟,查尔斯悠闲自在地观赏着窗外的蓝色星球,听着座舱里的爵士乐,甚至发布了一条脑写的微博:

“我感到自己离地球前所未有的远,在这一刻,‘我’的存在,世界和我,变成了相对的两极,我就是我,不再是地球上芸芸众生的一份子,而是孤独的宇宙流浪者……”

“飞马座”号的电脑屏幕上清楚地显示出了他的位置,他大约在阿留申群岛上空,一大队蓝色光点正从星星点点的岛屿上空向西移动,一个醒目的红点在它们前列——正是“飞马座”号。他的背后有一百多架飞行器,前面有三架,排在第四,还算不错,但还不足以取得名次。最前面的飞行器已经在一百多公里外,排第三的那架离他也有十多公里。似乎是为了提醒他,背后一架银白色的飞碟迅速接近,很快从只有三百多米的近处悠然掠过他的左面,像一颗流星那样划过。那是乔治·斯蒂尔的“仙女座”号。

“查尔斯,今天怎么不行了?”通话频道中传来斯蒂尔的讥笑,“泡妞花的精力太多了吧?”

“乔治,我只是在休息,欣赏欣赏太空美景,对我来说,比赛尚未开始。”

“恐怕对你来说,比赛已经结束了,伙计。”乔治反唇相讥。

“不,比赛现在刚刚开始。”查尔斯冷冷地说,按下了一个按钮。

骤然间,“飞马座”号抛掉了整个尾部,宛如蜕皮新生的蝴蝶。新露出的尾部喷管中吐出蓝色的强光,标志着核聚变发动机启动了!查尔斯感到了加速效应,有一股力量压着他,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这种熟悉的感觉却让他热血沸腾。减轻了一小半重量之后,“飞马座”号的速度短时间内提升了二点二个马赫,轻松地反超了“仙女座”号。

“嘘!”查尔斯吹了一声口哨。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有……十二马赫的速度!”

“东京见,乔治,”查尔斯说,“如果你的小飞碟能撑到那里的话。千万别掉海里,我可不想在庆祝酒会上的生鱼片里吃到你的戒指。”他知道上亿人都通过广播听到了这句俏皮话,嘴角泛起得意的微笑。

似乎为了印证他的预言,身后的“仙女座”号颤抖起来,显示出自己已经达到速度的极限,但它仍加速了一小段,进行了一番绝望的尝试,最后不得不放弃。

“你等着吧,查尔斯,总有一天……”乔治在电波里气急败坏地叫喊着。

查尔斯大笑着,风驰电掣,飞向前方,核聚变发动机全力运转着,将飞行器的速度推向顶峰。

“卡伦斯基!哈米尔!田中!游戏开始了!”

以梦幻般的速度,“飞马座”号超过了一架又一架飞行器,很快重新进入大气,启动了防护罩。空气在它周围燃烧起来,“飞马座”号宛如灿烂的火流星划过太平洋的天空,落向日本列岛。

在离东京不远的海上,“飞马座”号最后超过了田中隆之的“天照”号。为了安全降落,“天照”号不得不在离东京还很远的时候就开始减速,而“飞马座”号却嚣张地没有减速,从“天照”号的头顶飞过去,然后飞过了东京上空。

“查尔斯,你去哪里?再不停下来就要飞到西伯利亚了!”耳机里传来教练的警告。

但查尔斯在飞过东京后才开始全力减速,绕了一个圈子再飞回来,仍然赶在“天照”号之前降落在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的草坪上。查尔斯看到,满场的观众都起身为他鼓掌欢呼。

“查尔斯,恭喜你蝉联了冠军!”教练在耳机里说,“颁奖仪式将在一个小时以后举行,你准备一下致辞吧。”

“你代我领奖好了,”查尔斯说,“我还有一个浪漫的樱花约会。”

“别耍性子,这次是爱子天皇亲自颁奖!晚上还有日本读者的见面会,你要赏樱花,明天我们会安排的。”

“我对这些没兴趣,”查尔斯大笑,“仓井雅在等我。”

“查尔斯,你实在是太……”

然而“飞马座”号已经再度起飞,在众目睽睽之下升到高空中,消失在东京的高楼广厦间。

 

2

 

突如其来的微微刺痛让宅见直人睁开眼睛,有好半天他都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这是他的房间,只有七八平方米,一张榻榻米就占了一半,另一半是一张电脑桌,没有别的家具,不过他需要的也就只是这两样东西。

直人坐起身来,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有七八个小时躺在床上,膀胱憋得有点儿发疼。许久没有进食,血糖已经低到了危险的程度,所以手腕上的健康监测仪才会报警,如果再不吃点儿东西,健康监测仪就会断定他已经昏迷,直接向附近的医院发出求救信号。

直人去厕所撒了泡尿,倒了一杯矿泉水,打开放在电脑桌上的药瓶,瓶子里是满满的高纯营养片,富含人体所需要的主要营养成分,并且能抑制胃酸的分泌,吃五片就相当于一顿饭。当然这玩意儿的味道不敢恭维,和塑料泡沫差不多,但是既然每天都可以享受鹅肝、松露和鱼子酱之类的顶级大餐,谁还在乎这些!

直人倒了十片营养片,就着冷水吞服下去。然后打开电脑,调出一个界面,分秒必争地敲打着一般人看来毫无意义的数字和符号。他在为一个金融管理软件编写代码,这份工作枯燥无味,好在收入不菲。但他每天最多工作两个小时,这是能够维持他每天在这个小房间里靠吃营养片活下去的最低工作时间。他不想为这种生活付出更多劳动,但也没法要得更少了。

“必须赶快,”直人一边干活一边想,“不能再这么割裂了,这会破坏好不容易形成的内在协调性,必须快点回去……最多再有五分钟……”

但是偏偏有人呼叫他,直人皱了皱眉头,打开对话视频,一个胖胖的短发女孩子蹦了出来,是住在隔壁的朝仓南。她做了一个表示可爱的表情,“直人,你在吗?”

废话。“在啊。”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知道吗?查尔斯来了!”

又是废话。“我听说了,怎么?”

“是查!尔!斯!”朝仓强调说,“查尔斯·曼,你的偶像!他刚才拒绝了天皇的颁奖,说去和仓井雅约会了,现在这新闻轰动了整个网络!不过听说晚上他在银座那边还有一个读者见面会和签名售书活动,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如我们去看他好不好?我有一本他写的《彼岸之国》,想让他签名呢!”

“对不起,”直人根本没想就拒绝了,“我很忙,我要工作。”

“可你每天都在房间里工作,花两小时出去走走都不行吗?何况今天是查尔斯——”

“我赶着要交任务呢。”

“可是——”

“对不起,再见!”直人径直关掉了视频对话。

幼稚的女人,浪费我的宝贵时间,直人想。他知道朝仓暗地里喜欢他,可是在和伊丽莎白·怀特、玛丽安娜·金斯顿、宝拉·克劳齐亚、杨紫薇等世界各地的艳星名媛有过肌肤之亲后,再对着朝仓那张小圆脸,他实在提不起兴趣。何况朝仓的存在总让他想起自己到底是谁,而他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找到自我。

不行,不能再在这个房间里待下去了。多待一秒钟都会令人发疯。直人草草结束工作,推开电脑,在榻榻米上躺下去,闭上眼睛,营养片已经开始消化,虽然胃里并不舒服,但是至少没那么饥饿了,可以再撑七八个小时。

建立连接通路,感觉信息传递,脑电波变为电磁波,又变成中微子束,然后再次变为电磁波和脑电波。

重力感同步:我站在什么地方。

触觉同步:微风从我身上吹过,带着春天的暖意和海洋的潮润。

听觉同步:风声和婉转的鸟啼。

视觉同步:满目粉红粉白,凝结为千万树樱花,在春天的绿意中绽放,一个穿着和服的女郎跪坐在樱树下,眉目如画,绽放笑靥,是仓井雅!

而我是查尔斯,独一无二的查尔斯。

 

3

 

“飞马座”号在箱根的一个小湖边降落。

仓井雅在湖边的一片樱花林中等他,正当春深,这里的樱花开得艳如云霞。地下已经铺上了洁白的野餐布,上面摆好了精致的鱼片、海胆刺身和清酒。仓井雅穿着宽松的青缎和服跪坐在一棵樱树下,见到他,温柔而不失妩媚地一笑,“嗨,查尔斯。”她用流利的英语说。

“嗨,小雅。”查尔斯在她身边坐下,揽住了她纤细柔美的腰肢。

“我刚刚看了直播,”仓井说,“查尔斯,恭喜你再次蝉联世界冠军,干一杯?”她用白皙的手托起了小巧的酒杯。

“那个么,算不了什么。”查尔斯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顺便在她吹弹可破的脸上亲了一下,“你知道,我这么快飞过来,全是为了见你……”

“骗人!”仓井笑盈盈地说。

“真的,我们已经有好几个月不见了,我一直在想着你。”

“想着我?”仓井歪着头,似笑非笑地说,“哼,那你和克劳齐亚小姐是怎么回事?”

查尔斯微有些尴尬,含含糊糊地说:“她么……其实你们都是很好的姑娘,都跟我的亲人一样……”

仓井雅聪明地没问下去,换了个话题,“对了,我最近拍的那部电影你看了么?我送了你首映式的票,不过你没来。电影叫做《北海道之恋》。”最后五个字她咬得字正腔圆。

“当然!你演得棒极了,宝贝。”查尔斯抚摸着她散发着樱花清芬的秀发,“我非常喜欢……”他努力回忆仓井雅扮演的人物名字,可惜想不起来,“……你演的那个角色,情感诠释得太到位了。”

仓井的嘴边露出了一丝浅笑,她知道这意味着世界上已经至少有一千万人听到了这句话,很快就会有上亿人在网上查询她演的电影,好莱坞仿佛已经在向她招手。“那查尔斯你说,你最喜欢哪一段呢?”她撒娇地问道。

“当然是……是结尾的那段,我觉得非常、非常感人……”查尔斯说,忙设法岔开话题,“对了,这里不是风景区么,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这一带是私人的地产,地主是三上集团的总裁,他听说你要来,所以免费让我们在这里约会,不会有人打扰的。”

“替我谢谢他,这里真的很美。”查尔斯望向四周,富士山头的皑皑白雪在远处发亮,千树万树的樱花在春风中摇曳着,落樱如雨,飘向凝碧的湖面。空气中都是清新的芬芳。

“这里会让梭罗妒忌得发狂,”查尔斯深深吸了口气,“我有一种预感,如果我住在这里,或许可以写一部比《瓦尔登湖》更优美的作品。”

“瓦尔登湖?是什么?”仓井雅不解地问。

“是……没什么。”查尔斯露出狡黠的笑容,“小雅,你尝试过在樱花树下……”他咬着仓井的耳朵说了一句悄悄话,当然世界上无数人还是听到了。

“坏蛋,就知道你不肯放过我。”仓井咯咯笑了起来。

查尔斯搂住了半推半就的仓井雅,这古怪的和服是从哪里解开来着?哦,是在后面……

远处传来马达声响,打破了湖边的宁静。查尔斯回过头,看到一个蓝色的小点在天边出现。“不会又是那些狂热的粉丝跟踪吧……”他咕哝着。

但那个小点迅速变大,旁边出现了双翼。查尔斯很快看到了机身上的日本国旗和下面的一行英文,这居然是东京警视厅的空中警车。

警车在湖边降落,就停在“飞马座”号边上,一名女警从警车里出来,大步走到他们面前。

“先生,你是查尔斯·曼?”她用口音很重的英文问。

“是的,你是要来签名么,小姐?”查尔斯嬉皮笑脸地盯着面前的女警,她很年轻,算不上美丽,但身材挺拔,神态庄重,自有一种英姿飒爽的气质。

“查尔斯·曼先生,”女警面无表情地说,“我们怀疑你涉嫌从事恐怖活动,按照我国的反恐法律,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你有权保持沉默……”

我?恐怖活动?难道这是某个拙劣的恶作剧?查尔斯回头望向仓井雅,但仓井也是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

“等等,什么恐怖活动?”

“低空超速飞行,”女警简略地解释说,“超过两马赫已经违法,超过五马赫就是对城市的严重威胁,被视为有恐怖袭击的可能,而你刚才的速度超过了十马赫!按照《日本反恐特别条例》第七章第八十二款,必须立刻拘留审问。”

“开什么玩笑,你不知道今天有比赛吗!”

“是的,比赛有特殊规定,在一定区域内可以获得豁免,但是你很快再次起飞,速度仍然超过了法定额度,且这次飞行不在比赛的范围内,所以我们必须逮捕你。”

“你们要逮捕我?就因为超速飞行?这简直……”查尔斯怒气上涌,忍不住要大骂,但很快控制住了自己。查尔斯,保持风度,记住有一千万人在你身后。

“你们不能这么做,这太荒谬了!”仓井雅匆匆穿好了衣服,上前护着查尔斯。然后开始用日语和女警快速交涉起来,伴随着各种激动的手势。

不过查尔斯看出来这没有意义,对方不会退让的,警车里还有几个膀大腰圆的男警员。“好吧,”他平静下来,做了个打住的手势,耸了耸肩,“有机会参观一下日本的警察机构也不错,小姐,我将来可要把你写到小说里,你不会反对吧?”

“随您的便,”女警似乎松了口气,“如果您需要和律师联络的话……”

“已经找了,”查尔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意思是他的律师已经看到了直播,“对了,能否请问你的芳名?”他已经看到了她的胸牌,但上面是他不认识的汉字。

女警犹豫了一下,然后微微垂下眼睛,“细川穗美。”

“细川——穗美,”查尔斯重复了一遍,“你能否答应我一件事?”

细川穗美用询问的目光望着他,查尔斯摊了摊手说:“你破坏了我的一个约会,所以等这件事完了之后,你可要赔我一个。”

“查尔斯先生,”细川说,脸有些发红,忘记了其实应该称呼他为“曼先生”,“让我提醒你,骚扰警官在日本可是重罪。”细川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恼怒。

但查尔斯分明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喜悦。

一股狩猎的兴奋从他的心底升起。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