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世界 1979~2009

选择科学,与幻想同在

 
 
 

日志

 
 

《隔世情缘》节选  

2015-12-10 16:0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若你有爱人,你可曾幻想过,某天早晨,他像朝露般消失在阳光里?这篇小说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作者在这篇小说的故事层面并没有着墨太多。作者用大量的笔墨刻画了一种情绪,用情绪支撑起文本的明朗与意义。相信你在读完之后,能体会到一丝善意的温情……
《隔世情缘》节选
文_冯海荣
图_袋袋木

O

   那天下雪,雪纷纷扬扬被寒风卷着漫天飞舞,视线里全是白茫茫一片,那山,那树,那阴沉沉的天。
阴郁的天幕下,燕子在不停地望向公路的远处,她的睫毛上挂着雪珠,脸红红的,来回跺着脚,不时小跳一下。
 下雪天可真冷啊。
  终于,她望见了远处来的客车。
   邓林从车上下来,燕子冻僵的脸上绽放出笑容,她迎了过去。邓林拍拍她帽子上的雪:不是说了不要等我嘛。
   我想让你一下车就看到我啊……哈哈,心里是不是很温暖啊?燕子的话语伴随着笑声。
幸福的人都是一样的,连说的情话都那么没新意,傻乎乎却很可爱。
    为了感谢你冒着这么大的雪跑这么大老远的路来看我,我请你吃我们这里最好的东西。邓林呵着手说。
    他们暖暖和和地喂饱了肚皮,在旅店安顿好住宿,然后两人牵着手顶着雪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消磨着一下午的团聚时光。他们逛每一家店铺,吃所有的小吃,还看了一场文艺电影,燕子欢快地蹦跳,像一只在枝头悦动的鸟儿一样。
雪下了整整一天,入夜时分雪还在沙沙地下着,让寂静的夜有了微微的喧闹。

A

早上醒来时,燕子没有看到邓林。
卫生间里也没人,燕子也顾不得去找他,上班要迟到了,她匆匆洗漱一下,早饭都没吃就冲出去了。
上午工作的间隙,燕子偷偷给邓林发了条信息,大意是天冷路滑,中午就不陪他一起吃饭了,加加班,提前把活儿干完,下午好早早儿地下班回去陪他;还嘱咐他中午多吃点,别到处乱逛,天气太冷,小心冻着之类。然后就埋头工作,再一抬头,哟,都下午四点了,她把工作一收尾,和领导打了声招呼就去找邓林了。
路上她给邓林打了个电话,语音提示说暂时无法接通。
燕子把手机放到包里,小声嘟囔着:这老小子,又跑哪儿去了?
到了旅店,径直上去敲门,许久不开,手机也打不通。燕子有点儿不高兴了,她去问了楼层服务员和前台,都说没注意邓林是什么时候出去的。不过楼层服务员记得她,让她在客房里等。
 不会出什么事儿吧?燕子靠着床头想,邓林虽然不是本地人,但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对这个城市应该已经熟悉了。
看着窗外片片雪花潇潇而下,天色也渐渐地昏暗下来,燕子心里不免有些焦躁。
手机怎么也打不通,这该死的通信公司,你就不会把信号塔布置得密集点啊。燕子开始寻找抱怨的对象。坐是坐不住了,她和楼层服务员打了招呼:如果看到邓林回来,让他给我打电话。然后她就出去找邓林了。
小城不大,三横两纵的主街,很快就跑完了,但是没有寻见。两旁林立的商铺大多关了门,只剩下饭店还灯火通明,可燕子根本无心去喂自己的肚子,也不顾身上的落雪,她又匆匆地赶回了旅店,急去客房看望,还是不见人影。
难道回去了?那也得跟我打声招呼啊。燕子不快地想着,擦干头发,用热水洗了洗脸,裹着被子靠在床上,电视也不看,独自生着闷气。等你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忿忿然间,她慢慢地睡熟了。
醒来时依然不见邓林。

七天后,燕子被警察从单位带走,接受问讯。
因为邓林家人报警:人口失踪。
燕子被拘留了,警察很轻易地推理出了燕子的杀人动机:家里不同意他们的婚事,而邓林又黏着她不放,这让她很反感,杀心一动,其他便都不是问题了……
其他的才真是问题呢!检察院根本没有办法下批捕文件。神探们虽然有着不凡的推理能力,怎奈死活找不到尸体,也找不到凶器,旅店的录像视频也没有显示燕子有转移尸体的迹象。
证据不足,燕子被放了出来。
但是很正常的司法程序却对她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小城不大,真的不大。一点点新闻都会被人们反复咀嚼,经过发酵,变成流言蜚语漫天飘散。
燕子被警察带走的事情早就家喻户晓,人们在她身后议论纷纷,说这个不检点的女人为了不可告人的秘密,杀了自己的情人,说她如何欺骗男方,如何下手杀人,如何处理了尸体……人们说得活灵活现,如同亲眼所见。没有人在意警察出具的无罪证明,他们认定这一切都是这个弱小的女子所为。
燕子丢了工作,每日躲在家里,憔悴,消瘦。可是人们并不可怜她,窃窃私语,时不时在背后刺戳着她单薄的脊背。
燕子不在乎这些,她只在乎邓林究竟在哪里。
时间缓缓流过,就像浓稠的血液裹挟着燕子,抹不去,还留下腥臭难闻的痕迹。

春夏秋,又下雪了。
燕子又来到了同一家旅店,开了同一间客房,无视前台人员的指指点点,走进了房间。
房间的布局一成不变,床是床,柜是柜,从窗户望出去,路灯、店铺、街头匆匆的行人,还有那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雪片,如同一年前的这一天,如同她这一年的每一天。
三百六十五天了,她要到这里来祭奠那个给她快乐、让她痛苦、然后静静消逝的幽灵。
燕子抱着膝盖坐在一年前自己坐的位置,看着身边那张原本应该躺着一个年轻人,现在却平坦得没有一丝褶皱的床单,嘴里碎碎地念叨着: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泪湿春衫袖,燕子放任泪水奔涌而出,将头埋进双臂间,身子蜷缩得更小了。
一年了,每个年都是从还没来得及告别的寒冷冬天开始,走向下一个更加寒冷的冬天。日复一日,人们走过世情的冷漠、冰凉、寒冷、麻木,最终被冻僵在荒野上。
窗外雪花大作,下雪的夜,真冷啊。


投票地址:http://app.askform.cn/2575640001.aspx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