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世界 1979~2009

选择科学,与幻想同在

 
 
 

日志

 
 

红星蓝调(8)  

2015-12-11 16:3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译文版第一部长篇
加拿大著名科幻作家罗伯特·索耶
最新创作:《红星蓝调》
连载试读开始
红星蓝调(8) - 科幻世界 - 科幻世界 1979~2009 
作者:罗伯特·J·索耶
译者:画龙

费尔南德斯知道没辙了。疑似自杀现场的遗言内容,确实跟全新的你的企业宣传相悖:换身是完美无瑕的,赋予顾客的只有好处。“好了,好了,”他咬着牙说,“我会为你取名单的。”
“服务真周到。他们会选你作本月最佳员工。”
他带我进入后面的房间,对着一个小小的方块形计算机说了口令。我恰好听到了进入顾客数据库的口令,只有六个字——一点儿都不安全。
“啊,”费尔南德斯说,“那天真够忙的。我们有时一连好几天开不了张,不过那天,有七个客人把意识移植到了人造身体里,而且……哦,没错。我们正在进行一火年两次的促销活动。怪不得。”他伸出一只手,“把你的板子给我。”
我把微型平板电脑递给他,他把那七个人的资料全都拷给了我。
“谢谢。”我接过电脑,手在额角一挥,做了一个习惯性的虚拟脱帽礼。就算你是逼迫一个人做事,讲点儿礼貌也是有益无害的。
#
如果我猜对了,约书亚·威尔金斯把另外一个人的身体据为己有,那个人也在那天换身的计划表上,那么要找出他用了谁的身体应该不算太困难。我估摸着,我要做的无非就是跟这七个人挨个儿谈谈。
我的第一站,是一个名叫斯图亚特·波尔林的人的家。之所以选他家为第一站,纯粹是因为最近他刚巧成了专职的化石猎手。既然他付得起换身的费用,那肯定是有了不小的收获。
在去他家的路上,我路过几个乞丐,其中一个举着牌子,上边写着“为了空气找活儿干”。警察不会把那些拖欠生命保障税的人踢出穹顶——斯拉普科夫实业在地球上仍然得维持良好的声誉——不过你要是租房住,或是抵押房子借了贷,那如果欠了款就会被赶到街上去。
波尔林的家在五环第七大街。是破败的连排别墅中的一栋,我们管那些别墅叫红石。我按下他的门铃,不耐烦地等待回应。他终于出现了。如果我没有这么一张著名的扑克脸,肯定会大惊失色。给我开门的男人跟全息影视明星科里寇·阿杰曼长得一模一样——同样骨瘦如柴的身形,同样热情洋溢的褐色眼睛,还有深色长发和修得整整齐齐的胡须。看来并不是每个人都想保留原身的形貌。
“您好,我叫亚历山大·罗麦克斯。您是斯图亚特·波尔林吗?”
我面前的这张人造脸显然是能微笑的,不过他没笑。“是的。你想干吗?”
“我了解到您最近进行了换身,把意识移植进了这个身体。”
他点了一下头,“怎么?”
“没什么,我为全新的你工作,隶属地球总公司。我到这里,是想检查一下我们火星上的特许经营商的工作质量。”
一般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技巧。如果波尔林真是他本人,这个问题就不会让他紧张。不幸的是,观察嫌疑人表情的常用技巧在大多数换身人身上没什么用。我已经问过胡安·桑托斯这方面的问题。“不是说换身人的面孔不灵活,”他当时说,“实际上,他们能把表情做得更加灵活——能做出极为夸张的微笑和发愁的表情。不过人们不想那样,特别是在这里,边疆地带。你看,人有两种面部表情:自然的表情和刻意的表情。从软件角度来看,它们是截然不同的东西。假笑和真笑的思维机制完全不一样。这里的大多数换身人选择抑制自然的表情——他们很重视思想上的隐私,不让面孔流露出内心的想法,把这一点视为换身的附加好处。换身人可能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可外表上来看,他只是有一点点笑容罢了。”
而波尔林正用那种让人什么都猜不透的表情盯着我。不过他的声音有些恼怒。“怎么了?”他又问。
“是这样,我想知道您对我们为您提供的服务是否满意。”
“它的花费可真不小。”
我笑了,“实际上最近降了不少价。我能进来吗?”
他考虑了一下,然后耸耸肩。“当然,为什么不呢?”他挪到了一旁。
他的起居室摆满了工作台,上边放着红色的岩石。一张工作台上方安装着一个由活节臂连着的巨大凸透镜,各种地质考察工具散落在周围。
“找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了么?”我冲着那些岩石一挥手。
波尔林答道:“就算找到了,我肯定也不会告诉你。”他站在一旁,用那种典型的采矿偏执狂的眼神看着我。
“没错,”我说,“当然了。那么,您对于全新的你提供的服务还满意吗?”
“当然,不错。跟他们说的分毫不差。所有部件运行良好。”
“感谢您的帮助。”我说道,掏出板子做了几条记录,然后对着它空白的屏幕皱了皱眉,“哦,该死。这台蠢东西的某个准分子部件松动了。我得把它拆开复位一下。”我让他看了看这台设备的背壳,“你有合适的小螺丝刀吗?”
每个人都有一些螺丝刀,尽管大多数人几乎不怎么用。它们还是那种你想用的时候常常找不到的东西。有人把它们放在厨房抽屉里,有人放在工具箱里,还有人放在水槽下边。只有在这间屋子里住了相当一段时间的人,才会知道具体放在哪儿。
波尔林看了看螺丝帽的槽型,然后点了点头,“当然有。等一下。”
他径直去了起居室另一头,走到一个橱柜跟前,橱柜上半是玻璃门,下半是金属门。他弯下腰打开一扇金属门,伸手进去摸了几下,取出了一把合用的螺丝刀。
“谢谢。”我说着,从他看不到内部的角度掀开了外壳,然后偷偷从准分子电池的触点上拿掉了一个小塑料片,那是我放进去让电源短路的。我没抬头,问:“您结婚了吗?波尔林先生?”当然,我知道他结了,这记录在全新的你的文件中。
他点点头。
“您妻子在家吗?”
他的人造眼皮微微一合,“怎么了?”
我告诉了他实情,因为这个情况跟我编的瞎话很搭。“我想问问她,能否察觉新的你和旧的你之间的差别。”
我又一次观察着他的神情,不过没看到任何变化。“行,这没问题。”他转头喊了一声,“雷茜!”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