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世界 1979~2009

选择科学,与幻想同在

 
 
 

日志

 
 

红星蓝调(9)  

2015-12-11 16:4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译文版第一部长篇
加拿大著名科幻作家罗伯特·索耶
最新创作:《红星蓝调》
连载试读开始
 红星蓝调(9) - 科幻世界 - 科幻世界 1979~2009 
作者:罗伯特·J·索耶
译者:画龙

过了一会儿,一个相貌朴实身材丰满的女人出现了,她大约六十岁上下。“这位是罗麦克斯先生,是全新的你总公司来的。”波尔林指着我说,“他想跟你聊聊。”
“聊什么?”雷茜问,她的声音低沉,却不令人讨厌。
“我能跟您私下谈谈吗?”我问。
波尔林的目光在雷茜和我之间看来看去,然后停在雷茜身上。“嗯……”他似乎有些不快,不过又说,“我看这没什么不方便的。”他转身走了出去。
我看着雷茜,说:“我只是做一个例行的回访,确保接受我们服务的人对我们的工作感到满意。您有没有注意到,您的丈夫自从换身之后有什么变化?”
“倒是没有。”
“哦?如果有任何……”我鼓励地笑了笑,“我们想让程序尽可能的完美。他是否说过什么让你感到意外的话?说过吗?”
雷茜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他是否有任何措辞或是腔调是你从没听过的?”
她摇头,“没有。”
“有时候程序会让记忆出现错乱。对于他应该知道的事情,他是否出现过想不起来的情况?”
“我觉得没有。”
“相反的情况呢?他是否知道什么你原本认为他不知道的事?”
雷茜挑起眉毛,“不。他就是斯图。”
我一皱眉,“完全没有变化?”
“不,没有……好吧,几乎没有。”
我等她继续说下去,她却没有。于是我催促道:“是什么情况?我们真的想了解任何不同之处,了解我们换身程序之中的任何瑕疵。”
“哦,倒也不是什么瑕疵。”雷茜说,却没有直视我的眼睛。
“不是?那是什么?”
“只是……”
“什么?”
“好吧,就是他现在床上工夫太厉害了。简直是金枪不倒。”
我眉头一皱。第一站没什么收获,让我有些失望。不过我决定用乐观的态度结束这场化装舞会,“我们的目标就是让您满意,女士。让您满意。”

第6章

我又花了好几个小时,拜访另外三位最近换身的人,他们中似乎没有哪一个不像他们本人。
这之后,我名单上的下一位是洛瑞·匹克奥弗博士。他的家在一栋四四方方的公寓大楼里,坐落于一环的外侧,就在穹顶最高点的下边。一楼和二楼的几扇窗户都用板子封了起来,不过他住在四楼,那里似乎只有一扇窗户有破损。有人在阳台上存了一套破破烂烂的火星越野车轮。另一户阳台上有个上了年纪的疯疯傻傻的家伙,正对着弧形人行道上的行人大喊大叫着污言秽语。大多数人都无视他的存在,只有两个孩子在和他对骂——是一个脏兮兮的男孩和一个更脏的女孩,都在十二岁上下,身材又高又纤细,一看就是那种出生在火星的孩子。
匹克奥弗是独居,所以没法找配偶或儿女询问他有没有什么变化。这让我产生了怀疑:如果打算选择一个人的身份来盗用,最理想的莫过于没有亲人的那种人了。
我站在过道里,通过门禁跟他对话。一个醉汉睡在门旁,他翻来覆去的动静吵得人听不清话,但此外也没怎么妨碍我。
“谁呀?”他的声音比我的音调要高些。
“匹克奥弗先生,我是亚历克斯·罗麦克斯。我是从全新的你地球总公司来的。我想问您几个问题,不知道方便吗?”
他说话有英国口音,“你是说罗麦克斯?你是亚历山大·罗麦克斯?”
“是我,没错。不知道我能否跟您谈几分钟呢?”
“好吧,行啊,不过……”
“有什么问题?”
“不能在这里,咱们到外面去吧。”
我有点儿不快,因为这意味着我没法用螺丝刀那套来试探他了。不过我说:“好的。环街对面有一家咖啡馆。”
“不,不。外面。穹顶外面。”
这对他来说很轻松,他现在是换身人了。但对我很麻烦,我必须租用一套压力服。
“您是认真的吗?我只是想问您几个问题而已。”
“是的,是的,不过我想跟你谈而且……”他声音柔和下来,“……而且这事儿很微妙,要严守隐私。”
我旁边那个醉汉又翻了个身,打起了呼噜。
“哦,好吧。”我说。
“好样的,”匹克奥弗应道,“我这里正忙得脱不开身。大约一个小时后,好吗?就在东气闸外。”
“我们能去西气闸吗?我可以顺道去一趟我的办公室。”其实我并不需要到那儿去——我已经带着枪了——不过要是他有什么埋伏计划,我料想他不会愿意有什么变故。
“没问题,没问题——毕竟从这里去四个气闸距离都是一样的!不过现在,我真的必须完成手头的事情……”
#
我怀疑洛瑞·匹克奥弗在打什么算盘,所以去西气闸之前,先知会了麦克一声。当我到了那里、穿上压力服的时候,穹顶外面已是日落时分。压力服有三种尺寸,我穿了件最大号的,然后把氧气瓶挂在背后。我觉得压力服挺笨重,尽管穿这套装备需要承担的重量只有地球上的一半。
洛瑞·匹克奥弗是一个古生物学家—— 一位真正的科学家,而不是寻宝的化石猎手。他换身前的外貌,根据全新的你的文件记录来看,差不多是那种墨守成规的学院派:一张圆墩墩软乎乎的脸,留着一圈灰白的头发。他的新身体精瘦、筋骨强健,满头深褐色的头发,不过看脸仍然认得出是他。他在腰间盘着一条腰带,挂着地质考察用的锤子,就是锤头锋刃又宽又平的那种。我愈发怀疑它会给我的鱼缸头盔来一下子了。我偷偷把那只史密斯&威森手枪从夹克下面的枪套里取出来,放进了租来的压力服口袋里。万一在外面的时候会用到呢。
我们做了安保登记,然后让技术人员把我们送出了气闸。
天空正在变暗。附近有两个巨大的环形山,旁边还有一堆小环形山。铁锈色的沙土上几乎没有脚印,早些时候肯定有成千上万的足迹留在了这里,不过最近的尘暴把它们都抹掉了。走出去大约五百米,我转身看了看透明的穹顶和里面那些破败不堪的建筑。
“很抱歉把你拖到外面来,老伙计。”匹克奥弗说道,“我不想有任何目击者。”他的机械喉咙里安装有短距离无线电话筒,可以在穹顶外面说话,而我的鱼缸头盔里有收发器。
“嗯。”我随口答应着。
“我知道你不是刚从地球来的,”匹克奥弗一边走一边说,“而且我也知道你不为全新的你工作。”
我们投下了长长的影子。太阳比在地球上看到的小多了,现在正落在地平线上。天空呈紫色,地球出现在天空中,成了一颗明亮的蓝白色星星。在这里比在穹顶里更容易看到它,而且,和往常一样,我抬头看着它的时候不由又想起了旺达。但我随即垂下视线看着匹克奥弗,问:“你认为我是谁?”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