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世界 1979~2009

选择科学,与幻想同在

 
 
 

日志

 
 

《孤竹国里的饥饿艺术家》节选  

2015-12-03 15:5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故事,千回百转地讲述才能把握重点,拿捏好每一个重音,时而低吟浅唱,时而铿锵有力;表演,身心投入地进入角色才能展现到精髓,想其所想,思其所思。历史就像一个剧本,当中的人物也需要演绎,怎样才是才是最彻底、最纯粹的表演呢?这个伯夷带入别人的人格后,留下了漫长的饥饿……
《孤竹国里的饥饿艺术家》节选 - 科幻世界 - 科幻世界 1979~2009
《孤竹国里的饥饿艺术家》节选
文_王尚
图_袋袋木

首阳山的深秋

叔齐觉得四肢无力,头有点儿晕。早上有些冷,依然还在睡觉的伯夷头上已经结了一层清晨挂下的秋霜。叔齐哈了一口气,一小团雾升到眼前。在破旧的木门外,风呼呼作响,就像上个冬天牧野城外周国虎贲“隆隆”的行进声。
他走到灶台前,陶缶里有昨天煮的野菜汤。他颤颤巍巍地用木勺舀起一点,尝了一口——和热的时候一样难吃。
“公信。”叔齐轻声叫着哥哥的名字。
伯夷没有回应。
“公信。”叔齐有点儿担心,走上跟前又喊一声,这次声音大了些。
伯夷不情愿地翻了一下身,叔齐松了口气。
“我做梦了。”伯夷揉揉眼睛,又搓搓自己冰冷的手。
“你梦见什么了?”
“梦见朝歌了,梦见帝辛身着华服,那魁梧的背影如同山一样站在鹿台上,手擎着火把……”
叔齐沉默半刻,“我们还得再摘点儿野菜。”
“哦,对了。”伯夷好像想到了什么,“我们再弄点儿蘑菇吧,味道比野菜好一些。”
“好的。”
伯夷觉得特别饿,做了一晚上的梦,让他愈发疲惫。他也去喝了一口野菜汤,结果又吐了出来,“等会儿热一热再喝吧。”
兄弟二人在山上找了一上午,勉强拾了一篮野菜,伯夷还在一棵老树下面摘了几只蘑菇。
“晚上再吃吧,下午还有事。”叔齐将蘑菇放在一边,单把野菜烧了。
伯夷今天吃野菜时又吐了。尽管他们住到山里已经很长时间,但依然没有习惯某些野菜的刺鼻味道。叔齐从屋外铲了一铲沙土,将伯夷的呕吐物盖上,然后把剩下的野菜扒进了肚里。

集市上的演讲

伯夷和叔齐衣衫褴褛地走进山下的集市。今天是赶集的日子,街上人很多。很多临近村镇的人都来到这里,每个人都穿得干净整洁,大家脸上笑呵呵的。一个有六七百年历史的王朝结束了,但没人来得及伤心。
“咦,这不是公子允和公子智嘛!”有人认出了他们。这里是孤竹国的属地,在他们从王位逃走后的很长时间里,人们还在谈论他们。
众人围上来,不停地交谈着,但没人敢向他们提问。
“不错,我们就是公子允和公子智,曾经是你们的王。”伯夷朝人群喊道,“如果你们还尊重我们,请让开道路。”
人群没有让开。
“说两句吧。”一个声音高喊。
“对,说两句吧。”其他人开始响应。
“说什么?”伯夷扬起干瘦的右手,做出让人群噤声的手势。
“说吧,我们想听。”人群中又有声音喊。
叔齐朝伯夷点了点头,“那就说点儿吧。”
伯夷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又环视四周目光殷切的人群,用非常庄严的姿势让人群让开路,然后和弟弟走到一个地势较高的店铺前,缓缓地转过身,站在那里沉默地看着围观的人。
人群安静下来,只有小孩的啼哭声和家长低声训斥孩子的声音。
“我——”伯夷声音洪亮地说,然后又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注视着他那干瘪的眼袋和不停起伏的鼻翼。他黑灰色的单薄嘴唇一动不动,如同阻塞河流的大坝,在那岿然不动背后的是汹涌的浪涛。
“我们——”伯夷又开口了,“我们曾是孤竹国的领主。我们的君主,我们因崇敬上天进而崇拜服从的君主,是天下万物的主人。我们作为臣民,都应该遵从他,爱戴他,对他不可僭越,不可背叛。现在,从西方来的叛贼,以礼仪道德的名义杀死了他。牧野之外,士兵流淌的血液可以让旗杆漂起来。姬发,你们的新君主,在父亲死后,没有在家守孝尽忠,而是抬着父亲的棺椁,起兵戈,去攻伐自己的君主。在帝辛死后,姬发还侮辱他的尸体。这样的君王,不忠不孝,满嘴仁慈却让人们血流成河,号称宽大为怀却毁伤尸体泄愤。我们厌恶帝辛——或者说是纣王——的暴行,但对虚伪的姬发我们却更加不齿!”
伯夷停下来,微微地喘了口气,扫视四围目不转睛的人群,用低沉而缓慢的声音说道:“我们不接受周朝的一切——它的君主,它的奴役,它的恩惠。它的一切,我们都不接受!”
人群嗡嗡地开始议论起来。他们不知道对于伯夷的话该作何反应。其实他们一开始也不知道希望他会说什么。也许谈谈庄稼,聊聊天气,也许是些生活的教益,但不是他们不知道的东西。
“‘一切都不接受’是什么意思?”有人不确定地问。
“一切,就是一切。”伯夷有些可怜地看了看周围迷惘的人群,“我们兄弟二人在姬发登基之后,没有再穿周朝的一寸布,没有再吃周朝的一粒粮食。”他傲然站在高处,那佝偻的身躯就像立在地里的青铜长戈。
人们发出惊讶的声音。
“这样也可以吗?”
大家交流着,互相确认着彼此的难以置信。
“那你们再也不会吃了吗?”
“一粒都不吃。”伯夷斩钉截铁地说,并将叔齐拉到自己的身前,搂着他的肩膀,满脸骄傲的笑容。

姬发派人来了

“我分明记得昨天在门口的梨树下看到一只兔子,它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好像要跟我说话。”伯夷从屋外走进来,用嘴哈气,暖一暖生满冻疮的手。
“它和你说什么了?”叔齐的眼睛被灶里升起的烟熏得直流泪,他没有回头看自己的哥哥,只漠不关心地问了一句。
“什么都没说。我是说,它好像说了什么,这是一种虚拟的说法,用来表达和事实不相符的表述。”伯夷走到灶台前,往锅里面瞅了瞅,“今天没有蘑菇了?”
叔齐擦了擦被烟迷糊的眼睛,然后很严肃地看着伯夷,“今天只有野菜。”
伯夷摇摇头,走到草屋的另一侧,坐到蒲垫上。
“今天外面河上的冰化开了,应该是要变暖了。”伯夷独自估摸了一会儿后说道。
“是的,已经打春几天了。”
“他们是不是要该来了?”伯夷又问。
叔齐停下正往灶里添柴火的手,站起来,“我们不谈论这样的问题,这样做——”
“是,是,我知道。”伯夷不耐烦地打断叔齐的话,叹了口气,“只是这样有点儿……”
叔齐也叹了口气,“我们晚上再添点蘑菇吧。”
伯夷一开始想高兴地站起来,但自尊很快又让他平静下来,他自顾自坐在那里,用尽量矜持的神态拍了一下手。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两个人马上站起来,但伯夷给了叔齐一个手势,示意等一下。
外面的人又敲了几下。
伯夷举起的手还没放下。
又过了片刻,外面的人重新敲门。
“二位公子在家吗?”外面的人喊道。
伯夷用手指倒数,五、四、三、二、一。
“谁?”叔齐等伯夷倒数完,才朝门外问。
“二位公子,我代表天子而来,恳请能与你们说一句话。”
“你说的天子是哪一位?”伯夷提高声音问。
“当然是顺应天意、仁义慈悲的周王。”外面的人依然毕恭毕敬。
“周王还是纣王?”伯夷又问。
外面的人沉默了。伯夷轻轻走到门前,猛地拉开门,“为什么不回答我?”
那人大约四十岁,长着十分顺从的眉眼。他惊讶地看着突然走出来的伯夷,张开嘴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想说什么?不说就快滚!”伯夷瞪起眼睛,太阳穴青筋凸起,让他显得更加干瘦。
“我,我……”那个人在竭尽全力恢复自己的语言能力。
伯夷一下把门关上了。
过了一会儿,外面又传来犹豫不决的敲门声,“二位公子,我代表天子……”
伯夷再次拉开门,“有什么话到集市上,当着所有的百姓说。”
“可是……”
“那就不要说了!”伯夷把门关上,然后又得意地伸出手,开始倒数,五、四、三、二、一。
这时,外面的使者又轻声说:“那二位公子请移步山下集市,天子有些话要我务必带到。”

投票地址→http://app.askform.cn/2575640001.aspx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