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世界 1979~2009

选择科学,与幻想同在

 
 
 

日志

 
 

长篇连载:上帝的图书馆XXII  

2015-06-11 16:1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连载:上帝的图书馆XXII - 科幻世界 - 科幻世界 1979~2009

现代美国。弗吉尼亚州,78号公路。在不起眼的郊区住宅区“加里森橡树林”里有一幢不起眼的房子,里面其实是上帝的图书馆,收集了“父亲”(类似现任上帝)六万年来积累的知识。拥有这幢图书馆的人,可以完成各种奇迹,包括改变星辰运行的轨迹、熄灭太阳、创造自己的宇宙--也就是可以成为下一个上帝。



上帝的图书馆

XXI

文|(美)司各特·霍金斯 译|孙加  图|刘军威



                                                第四章

                                                   

                                                    雷

                                                     1.


欧文·查尔斯·莱芬顿是个严肃的男人,但一开始很多人都看不出来。他会说俏皮话,还会坚持要别人喊他“欧文”,不要中名,也不要。“查尔斯”或者“E.C”都不行,“查克”更是绝对、绝对不行。起先,从出生到七岁,人家都叫他“查克”。然后,因为他太聪明,开始跳两级上课。老师念他的名字时有些跑调。于是,麦可拉斯基双胞胎在放学后伏击他的时候,故意尖叫着“噢噢噢噢嗯嗯嗯嗯”。他们把他得了A 的代数卷子揉成一团撬开他紧闭的嘴唇塞进他嘴里这时候他们喊的是欧文嗯嗯嗯嗯!”。然后他们扯着他的下巴叫道哦哦哦哦哦嗯嗯嗯嗯嗯嗯!”。他们逼他咽下纸团,哦哦哦哦哦嗯嗯嗯嗯嗯嗯!”最后,他们会揍他,到他微笑然后说“谢谢你们”为止。长大以后,他变成了个不好惹的家伙,他想过回去拜访这两位麦可拉斯基双胞胎。后来他改了主意。他们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就教了他宝贵的人生一课,为此,他的确应该谢谢他们。


欧文从骨子里就是个斗士,加上运气不错,最后长成了个大块头硬汉子大三那年,他越过防守线触地得分,拿下制胜的一球,观众们欢呼的就是“欧文”这个名字。从入伍到布拉格堡直到他退役,人们也都管他叫“欧文”。他觉得“军士长”或者“指挥军士长”太绕口,想给自己的手下省些麻烦。不过,最重要的理由是,每当他跟军官们说就叫他欧文的时候,对方都会目光闪烁、不知如何是好。而他喜欢这样。


欧文已经退役了参军十三年后,他从阿富汗第三次服役归来,觉得自己杀够了人。不是因为得了创伤后应激综合症什么的。他仍然爱自己的兵,仍然觉得敌人都是混蛋。他只是不想再干了。那是一个周二,他看着一架阿帕奇武装直升机把一个十六岁的蠢蛋小子几乎打了个粉碎。这么做没错。他感谢阿帕奇的飞行员——那孩子提着一把德拉贡诺夫狙击枪,有点儿,但完全能够射击。而且,这小子拿着枪,肯定不是去山里打羊的。设身处地,他也会高高兴兴地宰了那个小崽子。他只是不想再待在那地方了。


所以,没多久,他就退了役,回归熟悉的世界,到一所初中教美术。这种事让人放松、安心。教美术不是他原本的打算,但他发现自己对蛋彩画也没什么不满。他甚至有点喜欢做陶艺。而且,他吃惊地发现自己竟然有这方面的天赋。孩子们也喜欢他,尊敬他。小混蛋们也乖乖听话,他连举手威吓的机会也没有,一次都没有。说实话,大多数孩子都有点儿怕他,老师们也一样,就连学校的董事会也被他吓到了一两次。他们是不是看见了他眼中摞着十英尺高、还在冒烟的尸堆?或者,他在走廊上的时候,身后是不是跟着一群鬼魂?他不知道。不过,学校的人发现他不会当面捅刀子,也不会炸死人之后,都松了口气。呃,稍微松了口气。大多数人。


过了一阵子他自己也放松了下来。他爱孩子们——他允许自己爱他们——他原以为自己已经没法再这样爱别人了。从战场回来后,他爱的能力受到了严重损伤——只要看看他婚姻的废墟、还有他几乎被遗忘的家人就够了。在和平的世界,大家说话的音量比战场上小得多,可他说话时仍然大喊大叫。他知道这不对,却没办法改变。他想过一颗霰弹枪子弹自杀了事;认真考虑后,决定碰碰运气再说。反正他孤家寡人,后顾无忧。后来,他碰到了一个叫得施恩·五月花·门德斯的孩子——他永远忘不了这个名字。他倒霉的爹娘干嘛起这种名字折磨一个小孩子?他碰到得施恩的时候,这孩子正用索马里饥民看着压缩饼干的眼神望着他桌上塑料盘里的芝士汉堡。他把这孩子拉到一边,以为这孩子身世凄惨,比如家里很穷,或者有个吸毒的娘之类。现在还有谁他妈的拿不出块三明治的钱?基督在上,这儿可是美国。


谁知,小得施恩的娘有的是钱。她是脉管医生,或者诸如此类的狗屁工作。钱不是问题。问题是,孩子他爹是某个嬉皮宗教的忠实信徒,他给小得施恩灌输了一脑子屁话:非暴力呀,用语言沟通解决问题呀,等等。欧文在家长会上向他指出这种想法实在太蠢,那疯子居然搬出了甘地。很明显,这家伙脑子彻底进水了。小得施恩因为他爹遭了大罪。欧文自己也有一对极品爹娘,所以对小家伙很同情。幸运的是,小家伙不是呆瓜,一点也不笨,只是家庭环境太差,影响了他的成长。他只是需要一些提点。发现这一点后,欧文朝一个自己并不相信的神祇喃喃道谢几句,开始着手给他提点。他教会了得施恩其他崽子的卵蛋,打得他们鼻子流血,悄悄摸到他们背后、出其不意、双手猛击对方耳朵之类——都是基本防卫术。最后那招有点过了:得施恩用力过猛,弄得某个崽子永久地失去了一点听力。但是,从此以后,每个人都喜欢上了得施恩,没人再偷他的午饭钱了。所以,基本上可以说皆大欢喜。小得施恩第二年升了高中,欧文以为不会再有他的消息了。但是,后来,某个十二月的雨天,他走到住处门口邮箱邮件。当时他住在一幢排屋里。他记得很清楚。那是18周六学校放寒假隔壁邻居麦可森一家有两个小孩子,一家人正在装饰圣诞树那时候正是下午两点,他正在喝第八杯苏格兰威士忌。隔着墙,他听到邻居家的圣诞颂歌,什么《好王温彻拉斯》、《铃儿响叮当》、《该死的驯鹿撞翻了我的奶奶》之类。这些东西没让他心烦。他不嫉妒麦可森一家,他为他们高兴。他没觉得自己的生活整个儿毁了,独个儿喝得昏天黑地正是单身汉在圣诞节应该干的事。他也没去想塞在衣柜角落里的霰弹枪。根本没想。就在这种情形下,他打开了自己的邮箱。呀,奇迹发生了。小得施恩给他寄了一张圣诞卡。他用颤抖的双手从邮箱里拿出卡片,打开信封,站在邮箱旁边读起来。卡片上写着:


亲爱的欧文


圣诞快乐我知道这么干不算“酷”,但我还是想给你寄张卡片,告诉你我一切都好。高中很,也挺酷——你知道我的意思。不过,要是我没碰到你,高中就不会这么酷了。想让你知道,我都记在心里。想说谢谢。我本想请你来我家吃圣诞大餐,但我爸还是那么疯。


得施恩


p.s. 我有女朋友啦照片里就是她惹火妞儿对不


读完卡片欧文回到属于自己的半幢排屋里哭了那是成人后他唯一一次哭泣他哭了整整一个钟头把剩下的威士忌倒进下水道打开电视看查理·布朗睡觉前他把卡片折起来放进衣袋一直到死这张卡片都会在他衣袋里


不久他感觉好多了,活得更像自己,擅长的工作也能做得更好。学年末,他辞掉了教师工作。几乎每个人都松了口气,但大家都很有礼貌,什么也没说。也许不是礼貌,而是胆怯。


管他呢


——刊登在《科幻世界·译文版》2015年6月刊


往期回顾: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f5e5b90102vkjv.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