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世界 1979~2009

选择科学,与幻想同在

 
 
 

日志

 
 

长篇连载:上帝的图书馆39  

2015-06-29 16:1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连载:上帝的图书馆39 - 科幻世界 - 科幻世界 1979~2009 现代美国。弗吉尼亚州,78号公路。在不起眼的郊区住宅区“加里森橡树林”里有一幢不起眼的房子,里面其实是上帝的图书馆,收集了“父亲”(类似现任上帝)六万年来积累的知识。拥有这幢图书馆的人,可以完成各种奇迹,包括改变星辰运行的轨迹、熄灭太阳、创造自己的宇宙--也就是可以成为下一个上帝。



上帝的图书馆

39

文|(美)司各特·霍金斯 译|孙加


第八章

冰冷的家


1


秘书是个中年黑人女士,脸部表情挺友好,但眼神冷得像冰。她看着欧文一路走来,就像豹子盯着悄悄前来喝水的山羊。她身后是一扇长窗,从这里能俯瞰修剪精致的花园。欧文充满渴望地朝窗外瞧瞧。外面天清气爽,风和日丽,说不定是这个秋天最好的日子。欧文真想去树林里远足,一路踢踢干枯发脆的落叶。


可他只能走上前去,把访客证件放在黑人桌上。“我是欧文。”的大拇指朝右手边的拱门指了指,“我接到电话说他想见我。”


你的?”秘书的手指滑过一张打印的姓名列表欧文没回答他的姓就在证件上她故意为难他


女士是欧文·莱芬顿。”他身后有个声音说,“那个欧文·莱芬顿。”


欧文转。身后的沙发上坐着个中年男子,男子身材健壮匀称,身着陆军将官制服。他正在看一份夹在黑边文件夹中的文件。


,”秘书有些沮丧,“我明白了你跟……紧急事件有关?”


大概吧。”欧文说


秘书撇撇嘴查阅起了另一张短些的名单,随后略一点头。“他正在等你,请坐。”


欧文点点头


他身后,将军收拾起刚才阅览的文件,装进公文包。公文包铐在将军的手腕上。他站起身,露出大大的微笑,走过来招呼欧文。“我是丹·索普,”他朝欧文伸出手,“见到你真是荣幸,先生。”


出于习惯欧文扫了眼索普胸前的装饰——空军徽章,双交叉的特种部队徽章一大堆作战奖章。欧文听说过、但从没见过这位联合特种部队司令。据说他人很不错。欧文握住他的手。“很高兴见到你。”


“田中上让我代他向你问好。”索普说,“他本想亲自来,但他……有其他事。他叫我结束后一定要拉你去喝杯啤酒。”


欧文的态度热切了一点儿。“是吗你认识由?”他和田中由高一起在伊拉克服。“没想到他现在在你那儿。”


他来了一年了。你怎么不出来从政?”索普问,“我知道克林特邀请过……”


总统现在可以见你们。秘书站起身走向那扇形状奇的门,替他们打开


门不欧文退役时的军衔是指挥军士长在索普将军之下。于是他让索普先进门,然后才走进椭圆办公室。


2


这是欧文第一次来这间办公室。他从前来过白宫,一次是跟着团队来参观,还有一次是来接受颁给他的第二枚杰出服役十字勋章。那一次,总统——前任总统,不是这一个——是在白宫外草坪上把勋章到他胸口的。欧文有点儿失望。那时候欧文还没离婚,正在重新装修房子。他本想好好看看椭圆办公室,看木匠是怎么给弧形墙壁镶上护墙板和天花板贴角线的。但总统没邀请他们进办公室,只跟他们合了几张影,就消失了。


现在终于进了房间房间不小但没他想的么大不过……护墙板做得真棒。完美的基座,踢脚线干净利落,跟上面的扇形装饰衔接得几乎天衣无缝。他朝四周望望。房间的其余部分也很精美。豪华的蓝色地毯,墙上是金色和奶油色交错的图纹。欧文的眼睛落在总统的办公桌上。桌子是柚木材质,上面刻着精致的图案,描绘了某海战。细节雕刻得真精妙,欧文想,现在还能弄到柚木吗?这一张大概是古董之类的玩意儿。


——这是欧文·莱芬顿索普说,从前隶属第八十二空降师,现在是国土安全部的特别调查员。”


欧文抬起头办公桌前面对面地放着两张金色长沙发,沙发中间隔着一张咖啡桌。总统,还有几个在新闻里出现过、他有模糊印象的人坐其中。众人看来都很紧张。欧文在脑中翻了个白眼。开始了。


他来这儿干什么?”一个上年纪的女士隔着眼镜片冷冷地看看欧文她膝头摊着一机密文件夹。欧文看到了,黑边的欧文知道这是哪种级别的国家机密;但他从没亲眼见过。封面的标签上写着“冰冷的家”。


原因有好几个国务卿女士。”索普说,“军士——抱歉特工芬顿在这起事件上比我们走得都远在昨天的事件之前他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某件相关案件了,准确来说,是一起银行抢劫案。嫌犯越狱的时候,芬顿正在对他进行侦讯他是唯一一个目击劫狱团伙并活下来的人。”


“劫狱的人只有一个。”


“你说什么?”戴眼镜的女士问


欧文大拇指指向索普。“他说劫狱团伙’,其实只有一个人。至少我只看见一个人。”


只有一个那个在拘期间逃跑的人呢?”她在手中黑边文件夹里沙沙翻动,“斯蒂夫,呃……霍奇森?你当时正在审讯的那个?”


我倒不会说他期间逃跑’,”欧文回答,“我觉得更像是‘拘押期间遭到绑架’。”


为什么?”


欧文耸肩。“穿着芭蕾舞裙的男人出现的时候他惊讶得眼珠都快掉了我们都一样我们就这么张着嘴巴好像咱四一群傻瓜。”欧文特别强调了最后几个字好像咱四一群傻瓜。他只在特殊场合才故意说别字。“而且,芭蕾舞裙最后只能把霍奇森打晕,才(让)他闭上了嘴。”


抱歉,”一个秃顶瘦男人说,“你刚才说芭蕾舞裙?”


欧文在记忆深处捞了半天想起一个名字沃特斯白宫办公厅主任。看就是个混蛋。“没错紫色的芭蕾舞裙还有防弹衣我想是以色列的还有一把刀。另外,打着赤脚。”欧文轻轻摇头,“真他妈古怪。”


这么说……他没拿武器?”索普一字一顿地问


那把刀挺大不过他没拿枪如果你问的是这个的话。”


死亡数字是多少来着?”总统翻着文件,问道。


“三十七。”欧文看都没看笔记。


这些人都有武器?”


很多都有有武器也没用走廊里有个人里塞着一把40手枪,连扳机都塞了进去露在外面的只有弹匣的尾部。”


国务卿刚举起瓷杯想喝,听了这话,杯子在半空停住,又放了下去,咖啡一口没动。“但他没杀你。”她说,“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欧文耸肩。“他是我的粉丝。”


—刊登在《科幻世界·译文版》2015年6月刊


往期回顾: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f5e5b90102vkjv.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