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世界 1979~2009

选择科学,与幻想同在

 
 
 

日志

 
 

长篇连载:上帝的图书馆42  

2015-07-02 15:0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连载:上帝的图书馆42 - 科幻世界 - 科幻世界 1979~2009 现代美国。弗吉尼亚州,78号公路。在不起眼的郊区住宅区“加里森橡树林”里有一幢不起眼的房子,里面其实是上帝的图书馆,收集了“父亲”(类似现任上帝)六万年来积累的知识。拥有这幢图书馆的人,可以完成各种奇迹,包括改变星辰运行的轨迹、熄灭太阳、创造自己的宇宙--也就是可以成为下一个上帝。



上帝的图书馆

42

文|(美)司各特·霍金斯 译|孙加


杰克是个随和的人,然而性格扭曲。他和斯蒂夫一样缺乏道德观念,原因却不同。斯蒂夫骨子里是个内向的人,而且自己老早就明白了这一点。至于杰克,他则一直弄不明白。杰克的父母善恶分明,还定期去教堂。斯蒂夫一度这家人走得很近;不管他怎么看,那都是个快乐的家庭,杰克的弟弟也是个标准的教会好青年。


杰克的生猛凶狠会在意料不到的时候突然发作。有一次在电影院,斯蒂夫看到他把坐在后排的某人打个半死,就因为人家打翻了爆米花——而且没打翻在杰克身上,也没碰到别人,只是倒在了地上。斯蒂夫和他也打过几架,两人都黑了眼圈,鼻子流血。通常,斗殴是杰克挑起的。过后,他总会到斯蒂夫家里来,一脸不好意思地道歉。到后来,斯蒂夫甚至都能料到他什么时候会来,提前卷好大麻等他,挥挥手让他不必道歉。


有半年时间,杰克的家人几乎收养了斯蒂夫。他一周三次在那边过夜,睡在杰克房间的地板上,或者走廊尽头的卧室里。杰克父母什么都没说,但斯蒂夫感觉到,他俩了解自己的处境,也许还同情他。起初,这让斯蒂夫心里很不舒服;但马丁和西莉亚实在是无可挑剔的老派好人,没法不喜欢他们——他们甚至给他买生日礼物,天哪。


但有一件事他们不喜欢,那就是斯蒂夫对自己儿子的影响。斯蒂夫那会儿已经做下了十几入室盗窃,事儿大到上了当地的报纸。其中五是杰克跟他一起干的。干最后一票时,杰克建议他们用车库里的汽油把整幢房子烧掉,应该一把火烧了这房子,老弟!好掩盖行踪!


斯蒂夫是两人中的头儿,他否决了这一提案。那晚,他几天来头一次回玛丽的板屋睡觉,翻来覆去直到拂晓,揣摩他的朋友是不是疯了。两周后,杰克在某个老妇人的床上拉了屎,还用她发黄的婚礼老照片擦了屁股。


杰克把典当赃物得来的一部分钱拿来干了副业。经由斯蒂夫介绍,他从某人手里买下少量大麻,用牛至分成小包后卖给其他高中生。虽然每次经手的钱不多,但这门生意一直客源不断。后来,某个主顾—— 一个高一女生——被校方抓个正着,从包里搜出了毒品。小姑娘痛哭流涕,立刻坦白了自己的毒品来源。警察出现在杰克的家门口,搜了他的房间。杰克被带走了,还了手铐。


这案子算不上什么大事——只去了少年法庭,犯罪记录也不会保留。可在杰克的家人看来,不啻是末日善恶大决战。杰克的父母起疑心已经有一阵子了,但起疑心和眼见自己的大儿子被铐上手铐带走,完全是两码事。


很自然,他们把这事怪到了斯蒂夫头上。现在想来,这也许有些道理。但当时,他们的责怪斯蒂夫感到天大的冤屈。他们不准杰克再跟斯蒂夫来往。斯蒂夫被赶出了杰克的房子,流放回玛丽的板屋。


不用说,两人仍有往来,只是更加谨慎。他们不再去商场,至少不再开着杰克的车去。斯蒂夫开始想办法弄自己的车。他浏览报纸的分类广告,用笔划出感兴趣的对象。新车的价格太高,也许他应该想办法偷一辆——盗车不是他的专长,但他开锁的技巧日益高明。不过,如果偷车,如何注册牌照是个大问题。假如,过得去的车子总要两千美元上下,是他手头的积蓄的五倍。斯蒂夫去了沉默老罗那儿,谈起这个数目。而提到了药店。


一个月后,他和杰克来到一家独立药店,从背面爬上房顶。他们带了一把尖头钻的圆锯。这种工具一般用来切割水泥。这把锯子,沉默老罗给了他们优惠价,还答应用不上的时候买回来。锯子开动的声音很吵,但有很用。只三下,房顶就开了个三角形的口子。没有触发警报;至少没有任何迹象。


斯蒂夫把八十英尺长的结实尼龙绳系在房顶上。两人先后从绳子上爬下去,落到药店的货架之间,没发出任何声响,悄没声儿的就像鬼魂。如果是普通的入室盗窃,斯蒂夫会打开灯——黑漆漆的房子里突然冒出手电的光柱,会让邻居觉得奇怪——但这回他没别的选择。虽然不敢肯定,但他觉得正是手电光出卖了他们。也许是邻居报的警?还是过路的司机?谁知道。


药店的布局他们不熟,花了不少时间才找到想要的药品。两人分头行动,一行行搜寻货架。斯蒂夫的心脏在胸口怦怦直跳。杰克则吹起了口哨。一个又一个,战利品到了手:瓦连姆镇定剂阿普唑仑维柯丁镇痛剂,硫酸吗啡,咳嗽糖浆。有些指定了品牌,有些只指定了某一种类别。他们拿了很多剂,很多。斯蒂夫用的还是那个黑色枕套。很快,枕套就鼓起来了。


十五分钟后,斯蒂夫觉得拿够了。是个吝啬鬼,但从来没骗过他们。斯蒂夫从中分到的钱肯定远超两千美元。有了这笔钱,他就能买车了。他没跟杰克说,但买车这事还有另一层含义:有了自己的交通工具以后,他就不必依赖杰克接送。从此,两人就可以各走各的路了。


先爬上去的是斯蒂夫。他顺着绳子双臂用力,爬上了房顶。杰克仍留在黑暗里,把满满一枕套的战利品系在绳子末端。斯蒂夫拉了上来。

他正在解绳子,发现远处亮起了闪烁的蓝色警车顶灯。车子没拉警报。整整一分钟,他都在祈祷这不过是巧合,可是顶灯越来越近。他心里清楚,这不是巧合。


警察。他低声对杰克说。


什么?多远?


不远。快。


糟了。


一分钟后,杰克已经爬到了绳子的一半。兄弟,斯蒂夫说,他们只有两个街区远了。


杰克抬头望着他。月光下,他的脸色苍白,带着一脸听天由命的神情,但并不十分害怕。斯蒂夫则怕得要死,他的恐惧足够两人份的。


你先走,杰克说,我来追你。


当真?


当真。


斯蒂夫想了一秒钟,拔腿就逃。他把袋子留在了屋顶上。之后的许多年,当他躺在黑暗中无法入睡时,就会思考自己为什么这么做。让杰克来背这个包袱——一点不假的背包袱,哈哈——这个打算他当时也许想过,也许没有。记不清了。


那时,蓝色顶灯已经近在咫尺,除了逃跑,没别的选择。他翻过屋顶的侧墙,身体摆动几下,松开手,越过来时爬上屋顶用的雨水管,冲进商店街背后的阴影中。只过了一秒半钟,蓝色顶灯就进了药店的停车场。他躲在垃圾箱后,看着第一辆警车在附近搜索。警车的车窗开着,斯蒂夫听到警用电台说嫌疑人已被拘捕。警车拐了个U,转回药店。


这一次,可不是少年法庭这么简单了。没有庭前调解的余地。木已成舟。杰克作为成年人,被判盗窃罪。要是他咬出斯蒂夫,他的刑期可能会缩短。但他没有。马丁和西莉亚给他找了个好律师,把刑期减到了三年,要是表现良好,还能减到十八个月。就盗窃的数目而言,量刑并不重。但他们当时年纪还小。只是想想杰克的处境,恐惧就沉甸甸地压在斯蒂夫心头。


两人从此没再说过话。


高中毕业不久,杰克就去了州立监狱报到,开始服刑。第一次探监,斯蒂夫就知道事情不妙。这所监狱的警卫级别只是中等,没有关押危险的重犯,但杰克太年轻,长得也算,而且是白人。沉默老罗说,他会是众人争夺的奖品,还解释了这个词的含义。斯蒂夫去探监的时候只过了三天,杰克的眼神已经惊慌失措


杰克了三个月就用内衣上了吊。斯蒂夫没参加葬礼,但去了入葬仪式。他在一百码外,躲在树后远远地望着。然而西莉亚还是发现了他。她刚刚亲手埋葬了自己的大儿子。她的眼睛紧紧盯着他,亮得就像扑向田鼠的老鹰。她什么都没说。这个给斯蒂夫买过十六岁生日礼物的女人,狠狠扇了他一边脸,然后是另一边。接着,她说出了对斯蒂夫的判词:


你……你这小……你这个混蛋


她在哭。斯蒂夫没拦她,也没说话。无话可说。


日子一天天、一周周、一季季地过去。他发现自己一直无话可说。想说,却说不出来。慢慢地,他明白这种无话可说的状态便是自己的常态。在牢房里,在他邋遢的公寓中,他一直重复着这种状态。无话可说就像冗长的祷词,用锋利而丑陋的诗句把他切得粉碎。无话可说回响在阴暗的走道里,回响在他虚度的生命的时时刻刻,就像对所有问题的回答,就像所有曲子的歌词。


—刊登在《科幻世界·译文版》2015年6月刊


(P了个S:《上帝的图书馆》长篇连载结束倒计时5)


往期回顾: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f5e5b90102vkjv.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