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世界 1979~2009

选择科学,与幻想同在

 
 
 

日志

 
 

哈努·拉贾涅米《量子窃贼》19   

2015-09-19 21:1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量子与纳米科技极度发达的未来,记忆可以制造,人格与意识被无限复制,永生不再是梦想。


假如死亡只是暂时的,生命是否还有意义?如果我能抹去自己的记忆,我还是我吗?


太阳系最厉害的“绅士怪盗”赌王若昂越狱了。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偷回自己的记忆。他将在真是与虚幻间游走,与太阳系内的不同势力斗智斗勇,不但女找自己的过去,也抽丝剥茧,揭开未来的真相。


量子窃贼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偷回自己的记忆。他将在真是与虚幻间游走,与太阳系内的不同势力斗智斗勇,不但女找自己的过去,也抽丝剥茧,揭开未来的真相。


量子窃贼


【芬兰】哈努·拉贾涅米著  胡纾译  郭建 图


他又叫了一辆蜘蛛的士,要司机送自己到迷宫区附近,还请对方开慢些。他胃里直翻腾;很显然,不管长老们的饮料里包含了哪些古老、有害的化学成分,火星的身体设计者都毫无应对方案。


的士一离开区,他立即产生了如释重负的感觉。弗罗在他心里嗡嗡响,万物又有了质地,石头、木头和金属都不再只是轻飘飘的几何图形。


他在街角一家以龙为主题的小咖啡馆吃了早饭,用咖啡和一小份中式稀饭驱赶疲劳。然而内疚始终挥之不去。


然后他看见了报纸。隔壁桌有位穿马甲的老绅士,黄铜链子挂着表,正在读《阿瑞斯先驱报》。头条的标题十分惹眼:《义人男孩大开派对》。他颤抖着向餐桌提出要求,服务生智能机把报纸拿给他。报上有张活动照片,他在里面无所不谈:巧克力案件、琵可茜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享受着义人的保护,那些头戴面具的强大男女。而本报读者都知道,遇到困难的案件时,他们也一样需要帮助。不必我们提醒,相信读者都还记得斯基亚帕雷利消失事件,以及林德格热小姐的情人失踪案。在这两起案件中,一位身份不明的人物起了关键作用。此人数次与绅士合作,解开困扰义人的题,大众只知道他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年轻人”。


现在,《先驱报》终于揭开了这位无名英雄的身份。他就是伊斯多·博特勒,建筑系学生,今年十岁。昨晚,在区的高端庆祝活动中,您卑微的记者有幸采访到博特勒先生。年轻的侦探异常坦率。邀请他参加派对的是一位与他过往甚密的年轻女士——


报上有好几张佐酷派对上拍的黑白照片。照片里的他张着嘴,头发凌乱,面色苍白,眼神惊慌。事到如今,即便那些从未与他分享弗罗的人也知道了他是谁、做过什么。他想到这里,不由觉得肮脏。隔壁桌的绅士开始打量他,眼神锐利。他飞快地结账,将自己裹在隐私雾中往家走。


伊斯多住在迷宫区边缘一座旧塔楼里,与一个叫林的学生合租。公寓一共五间房,分布在两层楼上,杂乱的家具基本都是临时物质,剥落的墙纸按它自己的心情变换画面。他进门时,墙纸上泛起涟漪,变成黑白小鸟交错的图案,很有埃舍尔的风格。


伊斯多冲澡、煮咖啡。厨房天花板很高,摆了一台造物机和一张摇摇晃晃的桌子,透过一扇大窗能看见迷宫区的房顶,还有大楼之间增加光照度的阳光竖井。他在窗边坐了一会儿,想理清思绪。林也在家。餐桌上堆满她的仿真玩偶。不过她本人还算知礼,藏在弗罗背后没露面。


许多共同记忆都在拉扯他的潜意识,提醒他《先驱报》的那篇文章,感觉就像害了头痛。他想把这一切都忘掉。还好,与记者的交谈并未留在外记忆里,否则他准要像对待松动的牙齿一样,总去它、它。也算是小小的幸运吧。然后还有义人。回避这个念头难得多了。


他接到来自林的隔弗罗请求,不情不愿地接受下来,允许合租人看见自己。


“小?”林来自纳内迪峡谷的小镇,学的是传统动画。她的圆脸上写着关切,头发上还有颜料的污渍。


“怎么?”


“我读了报纸。我都不知道那些事全是你做的。我有个表亲就在斯基亚帕雷利。”


伊斯多没说话,他看着对方的表情,犹豫着是否应该弄清其中的含义,可这样做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


“真的,我一点不知道。不过你被弄上了报纸,我很遗憾。”她来桌边坐下,上身隔着桌子朝他倾斜。“你还好吗?”


“没事,”他说,“我得学习了。”


“哦。好吧,如果待会想出去喝一杯,你就叫我。”


“多半不会。”


“行。”她从桌上拿起一团布,里头裹着件东西,“你知道,昨天我想到了你,然后就做了这个。”她把包裹递给他,“你总是独处,我想你也许需要一点陪伴。”


他缓缓解开包裹布。那是个绿色的怪东西,卡通,跟他的拳头一般大。偌大的脑袋,外加大眼睛和触手。它在他手里动起来,一脸好奇。闻着略带点味。白色的眼睛很大,瞳孔是两个黑点。


“我找到一份古老的化学-机器人设计,又往里面添了合成生化大脑。你可以给他起名字。还有,想喝酒了就叫我。”


“谢谢,”他说,“我很感激。真的。”今后我能指望的就是这些吗?怜悯?被误导的感激?


“别太拼命。”说完她就消失了,回到自己的弗罗背后。

伊斯多走回自己房间,把怪物放到地板上,开始思索平安京对王国建筑的影响。在这里更容易集中精神,因为周围都是他自己的东西:他父亲过去的两尊塑像、书、一台偌大的临时物质打印机。地板和书桌上铺满三维建筑草图,有些出于想象,有些是真实的建筑,阿瑞斯大教堂的微缩模型矗立在草图上。绿怪物躲到模型背后。真聪明,小家伙。外头的世界又大又呢。


他的同学大都觉得学习让人泄气。外记忆尽管完美,却只能给你短期记忆。无论哪个科目,深层的学识依旧需要大约一万小时的付出。可伊斯多并不介意。状态好时,他会一连数小时沉醉在纯粹的形态之美中,探索建筑的临时物质模型,用指尖感受每一个细节。


他唤出关于天台宗与大内里宫殿的课文,边阅读边等待现代世界从意识中消失。


你怎么样,爱人?琵可茜的库特吓了他一跳。随之传来的还有一股极度欣快的强烈喜悦。大好消息。所有人都觉得你很可爱,他们想让你再来。我跟母亲谈过了。我真心觉得是你自己疑神疑鬼——


他用力扯下缠结指环扔出去。指环在火星建筑模型间反弹,绿怪物赶忙躲到床底下。他猛踢大教堂,教堂的一部分分解成惰性临时物质,空中升起白色尘埃。他继续破坏其他模型,最终地板上满是尘埃和碎片。


他在废墟中坐了一会儿,思考该怎么把它们复原。但他的手始终拿不稳东西,而且似乎再没有任何东西能拼到一起。

第二天是火星日,伊斯多照例去亡者之国见父亲。


他与其他哀悼者一起,默默走下反转漫长的旋转楼梯。一夜无眠,他的眼睛疼痛难忍。反转像水晶奶头一般挂在城市腹部,整个旅程期间都能看见城市的影子、看见城市的无数条腿以缓慢的节奏上下起伏。每走一步,上方的平台都要移动、相互连结,将重量分布做优化处理。一切都被橘红色尘埃沾染。曾经是卫星、后来被内部的小奇点变成恒星的火卫一,它的光线给世界蒙上一层古怪的感觉,仿佛永恒的黄昏。


今早来的哀悼者没几个。伊斯多走在一个黑皮肤男人身后,简易太空服的重量压弯了那人的后背。


有时他们会在平台上遇见复活师,对方总是戴着面具,默默操控平台移动。下方工的动作被尘雾掩盖,但卫墙却清晰可见。这些防护墙地平线延伸,界定出城市前进的路线,也将城市留在身后的新生命护在中间。城市过处,仿佛浓墨重彩的大笔划过,在它身后布满合成生化物和负责地球化改造的机械。与它的兄弟姊妹城一样,忘川也想将火星重新涂成绿色,到头来却总是逃不脱虎怖机的攻击。


反转塔底部有电梯等着他们。复活发给每人一只领路的萤火虫,附带严厉的指示:必须在中午之前回到这里。一位复活师伊斯多穿好简易太空服。这套太空服是忘川自己的产品,用的虽说是现代可编程材料,却在时尚设计方面用力过头,采用了太多的黄铜与皮革,最后的成品仿佛古老的潜水服。手套太过蠢笨,他几乎拿不稳自己带来的鲜花。他们从气闸挤进电梯——其实不过是个平台,用纳米线吊着。电梯下降到橙色尘雾中,随着城市的步子前后摇晃。接下来,他们便到了火星表面,每个人都跟着自己的萤火虫,顶着大钟一样的头盔缓缓移动。


城市巨大的身躯高耸在头顶,仿佛更加笨重的第二层天空。平台交汇处有裂痕与缝隙,像发条机械一样缓慢移动。从这里能清楚地看见城市的腿,仿佛一大片多关节长,模样十分脆弱,似乎无法支撑城市的重量。天空坠落的想法让伊斯多很难受,过了一会儿,他决定把视线锁定在萤火虫身上。


他脚下的沙地已经被实——用它们的脚、履带和其他各种用于移动的部件。它们的身影无处不在。有的很小,匆忙从他脚边跑开,仿佛他是一座巨大的城市,正从它们的土地上大步跨过。那些从事地球化改造的工却比成年男人还大,一群群集体行动,在藻类与浮土上辛勤劳作。一个巨型工大步走过,大地在它脚下颤抖;它像长了六条腿的毛虫,比摩天大楼还高,大概是去纠正城市某条腿的平衡,或者确保城市落地时地面安全可靠。伊斯多远远看见一个空气厂默工,它仿佛自带轨道的工厂,本身就是一座小城市,周围是无数飞行工,铺天盖地般将它围在中间。萤火虫不许他逗留,领着他快步穿过城市的影子,来到前方,他父亲修建虎怖机防卫墙的地方。


他父亲现在十米高,长着长长的昆虫身体。阵阵碾磨声中,他钻进火星的风化层,借助化学处理系统弄出化成粉末的石头,加入合成生化细菌后就有了墙的材料。他一样的嘴里流出材料,一打又细又长的胳膊动作飞快,将材料塑造成型,一层一层地建造墙壁。他的甲壳带着金属的色泽,在橙色光线下仿佛生了锈。他腰上有一处凹痕,一条新胳膊刚从这里萌芽:那是最近一次与虎怖机的战斗留下的纪念。


他与另外一百个工并肩工作。其中一些爬到同伴肩头,把越砌越高。他父亲负责的那段明显与众不同:上面布满人、浮雕和各种形象。绝大多数几乎立刻就被毁掉了,因为块头稍小的机械工要在墙上安装武器。但伊斯多的父亲似乎并不在意。


伊斯多说:“父亲。”


工停下手里的活儿,缓缓转向伊斯多。他的金属甲壳迅速冷却,发出啪啪的呻吟。伊斯多照例因恐惧而颤抖:有一天,也会进入那样一具身体里。父亲矗立在他面前的橘红色尘埃中,仿佛一株插满利刃的大树。安装在他手上的各种机械装置缓缓减速,最后停止了转动。


伊斯多说:“我给你带了花。”全是他父亲的最爱,纤长的阿盖伊百合。他仔细地将花束放在地上。他父亲万分小心地轻轻拾起。他的利刃重新转了一秒钟,负责塑形的、腿似的胳膊一阵舞动,然后,工将一尊迷你雕像放到伊斯多身前,是用墙的深色材料捏成的:一个微笑鞠躬的男人。


伊斯多说:“不用谢。”哈努·拉贾涅米《量子窃贼》19 - 科幻世界 - 科幻世界 1979~2009

  评论这张
 
阅读(8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