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世界 1979~2009

选择科学,与幻想同在

 
 
 

日志

 
 

哈努·拉贾涅米《量子窃贼》38  

2015-10-13 15:5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量子与纳米科技极度发达的未来,记忆可以制造,人格与意识被无限复制,永生不再是梦想。

假如死亡只是暂时的,生命是否还有意义?如果我能抹去自己的记忆,我还是我吗?


太阳系最厉害的“绅士怪盗”赌王若昂越狱了。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偷回自己的记忆。他将在真实与虚幻间游走,与太阳系内的不同势力斗智斗勇,不但寻找自己的过去,也抽丝剥茧,揭开未来的真相。


量子窃贼

38

【芬兰】哈努·拉贾涅米著  胡纾译  郭建 图


这东西不像出自人类之手,倒像是某种算法程序的设计。某些部分略显模糊,仿佛建筑表面在人类视觉的极限外仍在继续分解、分叉。就建筑整体而言,这东西令人望而生畏。有当地人放了几盆花在里面,蔓藤已经缠上尖顶和平面,向上寻找光明。这些花儿让黑色的建筑内部稍微少了些墓穴味儿,不至于太过邪性。


伊斯多研究建筑结构时,一小段本地外记忆自动打开。据它说,永恒是一项试验,“将外记忆数据直接转换成建筑物和可供生活的空间”。其实忘川到处是类似的艺术作品,伊斯多的同学搞出的有些东西比这怪多了。但这里显然蕴含着更深层次的信息,至少曾经对窃贼非常重要。


他一时兴起掏出放大镜,结果大吃一惊。放大之后,表面呈现出无穷无尽的复杂性:黑色树叶、尖顶、金字塔,各种形状规整无比的建筑结构,一直精细到分子水平。其材料放大镜居然无法识别,类似所谓的佐酷Q物质,只是密度更大;虽然体积不算大,但这栋房子必定重到极点。隐藏在普通建筑外表之下的不像建筑,更像是某个无比复杂的机械的一部分,凝固在时间中。


这种东西居然有九个?伊斯多深吸一口气。也许我确实不是他的对手



下一座宫殿离这里只有几百米。伊斯多一路都在沉思,全靠自己的方向感带着他穿过迷宫区。


这一切跟安如有什么关系?他暗想。时间、记忆宫殿、《上帝的威仪》?也许本来就说不通,也许赌王是个疯子。可他的全部本能都在呐喊,告诉他这里面有逻辑,告诉他眼前的一切只是巨大冰山的一角。


旁边的响动吓了他一跳:附近房顶上有人玩滑板。迷宫区有这么几处地方,刚开始建造就被城市的平台移到了位置不佳的地段,工程于是就此停止。这里就是其中之一。眼前的一切都是废弃的半成品,狭窄街道两旁的房屋活像满口烂牙。玩滑板的人在伊斯多眼前化作一团隔弗罗模糊效果。伊斯多加快步子继续前进。


一分钟后,他听到身后有脚步尾随而至。起先他以为对方是一个人,可等他停下来认真倾听,很快就从回声判断出跟踪者有好几个,像一队士兵一样步调完全一致。他加快脚步,从主街转进一条小巷,却发现巷子另一头恰好因为迷宫区的缓慢漂移而封闭,把这里变成了死胡同。他转过身,眼前出现了四个塞巴斯蒂安。


他们全跟艾洛蒂的男朋友一模一样:十六岁,完美的五官,满头金发;穿的是年轻火星人的最爱:受佐酷风格影响的紧身衣裳。起初他们面无表情,然后所有人同时微笑,嘴唇弯曲成冷酷无情的弧线。


其中一个说:“你好啊,拷贝杀手[在巧克力制作师一案中,伊斯多识破了艾洛蒂的男朋友塞巴斯蒂安的真面目,导致了他的死亡。换句话说,杀死了一个塞巴斯蒂安的拷贝。]。”


第二个说:“我们现在认得你了。”


“你本该——”


“——少管闲事。”最后一个做结语。


“带着下界的气味跑来我们的领地,多蠢呐。”


“靠近幕后推手要我们守护的地方,多蠢呐。”


他们像训练有素的士兵,同时迈出一步,齐齐掏出小刀。


伊斯多转身全力开跑,眼睛搜索可供借力的东西,想爬上堵死了小巷的障碍物。


玩滑板的塞巴斯蒂安飞身将他扑倒。他肺里的空气逃之夭夭,两边胳膊肘狠狠砸在人行道上,紧跟着就是鼻子。世界瞬间变成红色。视觉恢复后,他发现自己仰躺在地,四张完美的瓷娃娃脸环绕在上方。他喉咙上抵着个又尖又硬的东西,四肢被牢牢摁住。他赶忙打开自己的隔弗罗,想接通警察默工的紧急信号。但频道似乎很遥远,怎么都抓不住——魂灵儿强盗不知用什么方法阻隔了通讯。


上传触须在他脸上跳舞,活像派对上的蛇形焰火。他想象它们发出了嘶嘶声。咽喉一阵刺痛,一个塞巴斯蒂安扬起小小的注射器。“你的脑子归我们了,拷贝杀手。”他说,“能查出你的模样真是天赐的好运气。看见报纸的报道时我们齐声赞美费德罗夫。现在你就要开始尖叫了,就像我兄弟记忆中的那个巧克力制造师。但愿睿智的始祖把共同盛业的一部分任务交给你,让你成为导弹制导系统,或者龙的食物。”触须的尖端轻触他的头皮,仿佛锐利的电子亲吻。


一个平板而沙哑的声音说:“放开他。”


绅士站在巷子的另一头,正好在伊斯多模糊的视界边缘。一个黑影,外加一抹银色。


“我不乐意,”第一个塞巴斯蒂安说。几根触须从他嘴里冒出来,仿佛一小簇闪亮的蛇。“我正摸着他的大脑呢,臭婆娘,你的巫术功能雾达不到光速吧。”


。所有塞巴斯蒂安的目光都在绅士身上。伊斯多用意念溶解了包裹窃贼玫瑰的Q气泡。但愿它速度够快但愿它对他们也有效。他对绅士敞开隔弗罗,让对方能看见自己意识表层的想法。焰火,他朝着义人想。


“说起来,你倒是可以听他尖叫——”


一道闪光,接着是漫长的坠落,坠向黑暗。



过了很久,光回来了。有个软软和和的东西搂着伊斯多。塞巴斯蒂安的脸依然在他视线里闪烁,但很快他就意识到那是他自己的脸,映在绅士的面具上。


“别说话,”义人道,“救助马上就到。”伊斯多飘浮在空中,身下垫了个软绵绵的东西,感觉比他自己的床还好。


“让我猜猜,”伊斯多说,“你见过的蠢事里,这次排名第二?”


“算不上。”


“你来得正好。”伊斯多说,“要是昨晚的派对上有你在就好了,肯定也能帮我们一把。”


“我们不可能分布各处。让我猜猜:你这场愚蠢的追逐戏,跟那位名声在外、不请自来的客人有关?”


伊斯多点点头。


“伊斯多,我一直想跟你谈谈。我向你道歉。上次的案子过后,我对你的判断过于……严厉。你有资格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对此我从未怀疑。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必须这样做。你还年轻。生命可以用在别的地方:学习、工作、创造、生活。”


“为什么现在说起这个?”伊斯多闭上眼,他的脑袋突突直跳:一天之内两剂视觉基因武器,真够受的。义人的声音听上去空洞又遥远。


“就因为这个,”义人说,“因为你不停受伤。因为外面有比瓦西列夫更危险的东西。把窃贼留给我们对付,回家去,跟你那个佐酷姑娘和好。生活不只是追踪幽灵和魂灵儿盗版者。”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义人没回答。但有什么东西轻轻碰了碰他的面颊,然后,突然间,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他前额上,与之相伴的是银面具向旁边滑开的古怪感觉。那碰触如此轻柔光滑,让伊斯多不得不相信阿德里安·吴绅士是个女人的看法。还有香水味,淡淡的松树气息——


“不是命令你听我的,”义人说,“只是让你当心点。”


他睁开眼,前额依然能感受到那个吻的热度。周围突然一片忙碌喧嚣:复活师和红白色的医疗默工赶到了。但绅士已经离开。有光照进伊斯多眼里,他闭上眼睛。就像焰火,他暗想。而在这个念头之后,在他陷入黑暗之前,他脑中冒出一个问题:

绅士怎么会知道焰火的事


15


窃贼与女神


我和米耶里瞪着陌生人。他站起身,穿上外套。“你们谁要来一杯吗?”他走到造物机旁,往杯里斟酒。“不好意思,你们不在,我就自便了。你们好像在庆祝,难怪。”他抿口酒,“之前的小把戏玩得不错。我们全程追踪,饶有兴趣。”


动手啊,我戳戳米耶里。你能搞定这家伙。咱们撬开他的嘴巴


米耶里看我一眼,眼神古怪。


那人朝米耶里点点头。“对了,谢谢你的邀请。我和我的同伴都很欣赏开门见山的风格。”他将雪茄扔进酒杯,雪茄嘶一声熄灭。“瞧我,怎么连礼貌都忘了?请吧,”他指指沙发,“坐,别客气。”


我抓住米耶里的肩膀。邀请?她甩开我的手。等会儿再说。红丝巾的奥尔特歌手不见了,她的面孔又变得燧石般坚硬。我看出她没心情争辩,于是默默坐到她身旁。那人跨坐在桌边,对我扬起眉毛。


“说起来,若昂,你可是让我吃了一惊呀。你以前做事是多么干脆,哪会等着人家在该死的时候才咽气;你会照自己的需要制造尸体。看来是心肠变软了。”


“我是个艺术家,”我说,“尸体成不了艺术品。我敢说,即便在过去,我也一样是这个态度。你怎么称呼?”


“抱歉,”他说,“我没穿自己的身体。这年轻人今早才脱离默工状态,为了这次会面,我专门征用了他,免得有人……按捺不住,想伤害我。”他又拿出一支雪茄,在嘴里舔湿其中一头,凑到鼻子底下闻闻。“再说了,时不时尝试点新东西也不错。你可以叫我罗伯特。咱们见过,但我知道你不一定记得。上次见面之后,我们走上了不同的职业道路。我……开悟了,成了你的义人朋友所说的地下老大中的一个。而你么,似乎是当了囚犯。”


地下老大罗伯特点燃雪茄吸了一口,雪茄头变成红色。“让人不禁想起因果报应,不是吗?我觉得,下一代复活系统应该加进这个特色。”


我问:“你想怎样?”


他扬起眉毛,“啊,这个么,你这位同伴之前有个提议,非常有趣。也许这位女士愿意为你重复一遍?”


米耶里看着我。在房间刺目的光线下,她的淡妆显得有点怪,让她看上去像具死尸。

哈努·拉贾涅米《量子窃贼》38 - 科幻世界 - 科幻世界 1979~2009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