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世界 1979~2009

选择科学,与幻想同在

 
 
 

日志

 
 

一枕南柯(节选)  

2016-01-25 15:2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这只是我的梦而已。”我一遍遍告诉自己。然而一触即发的情势已经不容我再做犹豫,那可是灵魂在燃烧,化为灰烬!如果灵魂交换可以打破第十一维的枷锁,我愿与你共赴战场——“你在我的梦里,拯救了世界。”
一枕南柯(节选)
文_米玉雯
图_曲率方舟

头昏脑涨地睁开眼,我意识到自己躺在辜郁家的床上。

厨房的方向传来炒菜的声音。我有些吃力地坐起来,看着散落一地的安眠药,愣了会儿神,随之陷入混杂着痛苦的愤怒中。

就在这张我最熟悉不过的床上,我爱了五年的女友,准备下个月就领证结婚的女友,和在酒吧认识的男人玩了不止一次一夜情。

最后一次就在昨天。我因临时换班提前回到家,正好撞上最不堪的一幕。

辜郁哭着求我原谅她,说她只是玩玩,爱的还是我。

我没有出声,心已经软下来,可是辜郁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再次让我五雷轰顶、手脚僵硬。
她说,她不是总这样,只是最近几个月太无聊了,才去了酒吧。

或许是见我脸色骤变,她惊觉失言,握住我的手,开始口不择言,一会儿几个月,一会儿只有两三次。

我甩开她的手,夺门而出,失魂落魄地游荡在大街上,顿觉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大学相恋至今的枕边人竟有我丝毫不知的一面,我在公司累死累活只为实现承诺,早日给她一个更好的家,她却勾搭别的男人翻云覆雨。

“买点药吧。”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头拦在我面前,“都是真药,比药店便宜多了。”

我眼皮都没抬就绕过了他,要是有那么一味忘情水……如此想着,我便回头看他,“有忘情药吗?”

老头歪着头,左看看我,右看看我,像是在打量一个神经病。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有安眠药。”

我叹口气,继续往前走。忘情水、后悔药这种只存在于想象中的东西,我真是失心疯了才会跟卖药的买吧。

“哎,等等。你有多少安眠药?”

老头又开始狐疑地打量我,然后他迅速扫视了一圈周围,“要多少有多少。”

我买了两百粒。

第二天早上回到家,辜郁不在,应该是出门吃早点去了。

我洗漱之后,换上了辜郁几个月前买给我的睡衣,兑了一杯加蜂蜜的牛奶——这是辜郁最爱的喝牛奶方式,我向来不敢苟同,觉得太甜了。

人生都到终点了,送行总是甜蜜些的好。

就着这杯蜂蜜牛奶,我分次吃下一百五十粒药片,还剩下五十粒。因为牛奶已经喝完,我又不想离开床去再冲一杯,便作罢了。

床边放着我买给辜郁的五周年礼物,是一只限量版超大号轻松熊,花了我大半个月工资。不过辜郁喜欢。她一直喜欢这些毛绒绒、软绵绵的物件儿,说能给她带来安全感——像个孩子。

倦意渐渐袭来,眼皮的沉重超出了我的负荷。我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大一在食堂和辜郁撞了个满怀的场景。那天,她不施粉黛的脸一撞就撞进了我心里,再也没能出来。

我睡了过去,以为自己不会再醒来。

但显然,我被那个蓬头垢面的老乞丐骗了——什么“都是真药”,现在才晚上八点,我吃了一百五十粒安眠药,可竟然只睡了十二个小时!

我有些愤怒,但也夹杂着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

尽管吃的可能只是一百五十粒糖片,但是我真真切切地觉得自己死过了一回。

“子骞,醒了?出来吃饭吧。”辜郁探了个脑袋进屋。

我有些僵硬地下了床,看着辜郁像没事般把一盘盘菜端上饭桌。松鼠鱼?西红柿牛腩?虾仁焗菠萝饭?

我落了座,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辜郁可是平常蒸个米饭都不是稀成粥就是硬成石头的主儿,竟然能做出这么多宴会级大菜?

“多吃点,尝尝我的手艺。”辜郁给我盛了碗饭,笑意盈盈。

不对劲儿的感觉愈发强烈,我觉得自己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她难道是因为觉得对不起我才这个样子?

我夹了一筷子松鼠鱼送到嘴里,美味还未来得及下咽,我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汗毛又竖了起来。

辜郁身上腾起一团发着幽幽青色的火焰,像一条青红色的火焰巨蟒,从她握着筷子的右手开始迅速蔓延,不过眨眼的工夫,她还带着笑意的脸也被火蛇包裹住了!

这灵异的一幕让我当场错愕。我一口吐出嘴里的松鼠鱼,跑进卧室,抄起被子,试图灭火。
前后不过三秒钟。

从我跑进卧室抄起被子再跑出来,只有短短三秒钟。一切都完好无损,桌子上的菜还冒着腾腾热气。只是火蛇消失了,辜郁也消失了。全都消失得这样快而彻底,就像是从没存在过。
被子从我手中滑落到地板上,泪水也与此同时坠落。

“辜郁……”尽管我痛恨她背叛我,却不曾想到她会这么迅速地离开我。想到自己在她燃烧前甚至不曾给过她一个好脸色,我就心痛如绞。我颤抖着手抚摸辜郁刚刚坐过的椅子。冰凉的椅子上面覆盖了一层乳白色的灰,质地均匀细腻——要知道,火化炉的温度高达八九百度,但只能把人骨烧成不规则的大块。把辜郁烧成灰烬的青色火焰起码有上千度,可是不仅她身下的椅子冰凉,就连离她咫尺之遥的我都没有感觉到丝毫热度。疑惑在悲伤中不停膨胀,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这是个梦。

老头儿卖给我的药不是假的,我还在睡觉,也许不会再醒来。而这一切——辜郁不会做的松鼠鱼、把辜郁烧成灰烬却留下完好无损的桌椅的火焰——都不过是我所做之梦的一部分。
尽管眼前的一切是这么触手可及,松鼠鱼的香气就缭绕在我鼻间。

而我只需要就着米饭,吃掉这一桌子的菜。

不是等待醒来,而是等待生命逝去,梦境消失。

我填饱肚子,看着空荡荡的家,这五年来关于辜郁的回忆开始涌上心头。我想起自己假装忘记她生日,然后在床上铺满玫瑰等她回家。可是就在那张床上,她和别的男人……想到她颦笑间含情的眼睛也曾深情地看过其他男人,尽管是在梦里,我仍然心如刀绞。

我决定出去散散步。

时间已过凌晨,路边的小店都已关门,只有几家性事良品店还亮着霓虹灯牌。我沿着护城河漫无目的地溜达,想到这是最后一次走这条自己走过无数次的路,突然有些后悔。

没想到自己懦弱了那么久,却在生死攸关时勇敢了一次。

前面路口拐角处的那家烤串店我还没吃够呢……那是一对中年夫妇经营的小店,不起眼的店面里,是一块五一串的货真价实的羊肉大串子。

尽管刚刚吃了一桌子菜,但想到羊肉串,我还是吞了吞口水。一时兴起,我决定在梦里一饱口福。

烤串店的灯亮着,像我记忆里的一样,这是一家卖夜宵的店。

两张摆在路边的小桌子上,放着还没吃完的羊肉串和几盘看起来已经没了热度的小菜。

往常总是站在店门口招呼客人的大娘不见踪影,我往里走了两步。烤架里的炭火还在燃着,上面的几根鸡翅已经糊得不像样子。店里空无一人。

“大叔?大娘?”我有些奇怪地四下招呼店主夫妇,却在转身的瞬间看见一个长发少女准备跳河——她背对着我,一条腿已经跨过了河边的护栏。

“喂!等等!”头皮一紧之后,我释然了,甚至放缓了冲过去救人的脚步。

这只是我的梦而已。

女孩儿停住了,回头看我。她的表情隐没在黑暗中,以至于走近之后我才发现她满脸泪痕。
“年纪轻轻的,学什么不好,偏要学人家自杀。”女孩儿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平添几分楚楚之色。除此之外,她哭成花猫的脸简直无法直视。我心下狠狠吐槽了一番自己在梦中都与美女无缘的悲惨人生,本着“丑姑娘也是人”的济世胸怀,我出言安慰道:“既然你出现在了我梦中,我们也算有缘。告诉你啊,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吊死一棵树?看你十几岁的年纪,为了个男人就了断生命,对得起含辛茹苦生养你的父母吗?”

话才说到一半,我便住了口。这么冠冕堂皇的话,无论如何也不该由我这个已经因为一株花自杀的失败者来说——莫非,这个姑娘其实是我?

她沉默着,收回了那条已经迈出护栏的腿。在我以为她被我感化的时候,她冷冷地吐出几个字:“你神经病啊。”

我的人生果然悲惨,就连梦中人物都对我出言不逊。

下一秒她却神色突变,猛地握住我的手,语气激动,“你……你还活着?”

“你神经病……”话刚出口,我才惊觉自己已经不算活着了,“严格些讲,我应该处于死的过程中……哎哟我的妈,你干吗!”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孩儿狠狠地拧了一下我的脸,打断了我的黯然神伤。

“没毛病吧你?!”我吼道。

“让你清醒点儿,别像梦游似的。”

“你……”我突然意识到,刚刚她掐我那一下,痛得真实而剧烈,“这不是我的梦吗?”

“你不会是被吓疯了吧?”女孩儿眼睛红红,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不要啊,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幸存者,你坚强点儿啊!”

几个巨大的问号闪现在我眼前。幸存者?

像是看懂了我的疑惑,女孩儿坐在河边,两条腿下垂晃荡着。她拍了拍身边的座位,示意我坐下。

“你的亲人在你面前被点燃了吧?你无法相信发生在你眼前的那一幕,所以告诉自己这是一场梦,对吗?”

“你怎么知……”我没有问下去,我已经从她红肿的眼睛里得出了答案。

“喏,”她像是在努力克制着马上夺眶而出的泪水,朝着串儿店的方向努努嘴,“你在那里吃过饭吧?我爸爸妈妈开的店。”

在我错愕的目光中她点了点头,“如你所想,他们都被燃烧成灰烬了。”

这个叫林艺一的女孩儿,就这样轻描淡写地给我讲述了一个天马行空的故事。她说,在这个世界下面,一个类似于佛教徒称作“地狱”的地方,真实存在着。

表述得更准确一些,那个地方更像是一个巨大的机器,被研究它的人称作“灵魂收割机”。灵魂收割机从很早之前就启动了,起初只是小量收割,在人海中,偶尔会有几个可以忽略的人消失不见。突然被燃烧成灰烬的人有男有女,有年轻有年迈,住的地方更是天南地北,很难找到共通点。

投票地址:http://app.askform.cn/2575640001.aspx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