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世界 1979~2009

选择科学,与幻想同在

 
 
 

日志

 
 

【长篇连载】沃辛传奇(4)  

2016-07-02 17:2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森·斯科特·卡德。

鼎鼎大名的科幻作家。他最擅长的是描写天才:具有超人一般的天赋、少年成才的天才。他们成长,长大,然后拯救宇宙。

《安德的游戏》描写的就是这样的天才,他叫安德。

《沃辛传奇》描写的仍是这样的天才,他叫詹森·沃辛,一个超能力者,能透视你的思维,看穿你的大脑。

少年时,他叫杰斯。长大以后,他成了詹森,殖民星球的创建者,以及上帝。

三、殖民者-上帝

詹森被奶牛哞哞的叫声吵醒了。该挤奶了。他刚从星舰带出了韦恩、哈克斯和瓦里。前一夜,为了照顾他们,他起了三次。这些人真是天大的麻烦。之前带出来的三人已经可以稍稍自立,所以詹森已经忘了这些巨型婴儿有多难带了。倒不是说他们夜里也要喂饭,毕竟都是成年人,不用长身体。他们会半夜惊醒,是因为他们还不习惯做梦。他们的大脑是巨大的空洞,没有任何记忆中的画面可以帮他们度过漫漫长夜,所以他们时常惊醒。詹森只好不断安慰他们,让他们安静下来。

得去挤奶了,我必须起床。再过一会儿,我一定起床。

还要多久,新来的人才能学会本领?詹森努力回想过去几个月的情形。在那个漫长的冬天和春天,他一直在照料卡波克、莎拉和巴塔,全力保证他们的安全,让他们坚持学习。同时,他自己还要翻地、播种、种庄稼。到了春末,他们就能跟着他一起干活了。他们会模仿他,学着种地。这不需要很久。只要八个月,他们就能说话、走路,分担工作的重担。

詹森虽然没有孩子,但他知道这些人的进步速度超过任何婴儿,仿佛他们脑子里还残留着前世的某些模式。他们轻易就能学会走路,只需几个月而已;谢天谢地,他们也能很快控制大小便。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把话说得很溜。只要熬过最初的几个月,詹森就可以钻进他们的脑子,从内部了解他们的身体变化。但在他们真正明白规矩之前的几个月里,他实在累坏了。没有哪个母亲需要像他这样,照顾夜里到处乱爬的六英尺巨婴。还有,他们都已发育成熟,所以詹森必须严格指定每个人的铺位,必须穿衣服睡,让他们知道身体的哪些部位可以碰,哪些部位不可以——要是这些人怀孕了,那可就麻烦了。詹森想建立的是一个稳定的社会,这就意味着必须维持婚姻这一习俗。

他先抚育了巴塔、卡波克和莎拉,现在轮到了韦恩、哈克斯和瓦里。

詹森叹了口气,强迫自己起床,摸黑穿上衣服。四下没有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有光线从天窗透进来。看来他赖床有一会儿了。奶牛肯定生气了,现在肯定在大声抱怨,只是他没听见而已。

他打开门,外面的天光射了进来,他这才发现其他人不见了。新来的三个人躺在休眠棺里,四面的棺壁可以防止他们翻身坠地,但更早那一批的三个人却不见了踪影。一想到他们有可能去了河边,詹森便吓出一身冷汗。他们早就学会游泳了,能漂在水上,再说从现在直到夏天,水流都很和缓,所以他不该害怕。不该害怕,但还是害怕。可他们不在河边。他绕过被称为大屋的塑料圆顶屋,这才看到卡波克在菜地里,正用锄头锄着一排排豆子。他向远处张望,见莎拉和牧羊犬在森林边缘,把羊放出了围栏吃草。他想到了巴塔会在什么地方,于是径直走进牛棚。

她已经挤完牛奶了,正在撇乳脂留着做黄油。“你来得正好。”她说。这是詹森常说的话,她学会了,连他的腔调都模仿得很像。“你来得正好。我们一起做凝乳吧。”嘿,真是够自信的。不过活儿确实干得不赖,没要詹森帮一点忙。他们一块把好几桶撇出的乳脂倒进木盆,再把木盆放到加热器前加热。一边是高科技的太阳能加热器,一边是手工制作凝乳,但詹森没产生什么违和感。他知道该开始用明火了,可他挺怕这个,于是决定至少再推迟一年。就这样,他们用星舰带来的机器辐射发热,维持木盆里牛奶的温度。从宰杀的羊羔肚子里取出的乳酸起到了凝结作用,在星舰上精心培养的细菌在牛奶里滋生,最后将牛奶变成奶酪。

“我们想让你多睡一会儿,”巴塔说,“你太累了。那几个新来的,一到晚上就闹腾个没完。”

“没错,”詹森说,“谢谢你。你做得非常好。”

“我一个人干这活没问题。”她说,“我知道该怎么干。”于是,他只在她忙不过来的时候帮她一把,而且没给她任何指导。确定她知道怎么做以后,他就去做比较简单的活儿——制作黄油。等着凝乳凝结的时候,巴塔走过来,带着点蹦蹦跳跳的步态,笑着用两手握住搅乳器的手柄。“夏天用黄油做甜品,冬天用奶酪拌肉。”她说。

“你真聪明。”詹森夸奖道。然后,他回了大屋,去照料新来的三个人。他喂他们吃了饭,给他们换了尿布,接着将屎尿搬到厕所,把脏尿布放进木桶,让尿液过滤出来,留到秋天做肥皂。把一切都利用起来,教会他们利用一切,即便做那些事会让你渴望文明的胃有点儿想吐。但他们没那么敏感,他们明白哪些事重要,哪些不重要。在首星,有多少公民视通奸为寻常,却在看到自己的粪便时恶心得直哆嗦?在各种情趣主题的真人秀中,人们普遍觉得展示排便的真人秀最最色情。杜恩,没有你首星一样会堕落。在你出生之前,它就已经堕落了。你只不过是让它和森卡一块儿完蛋而已。

卡波克在菜园里勤勤恳恳地劳作。和巴塔一样,他干活儿也是为了赢得詹森的表扬。詹森自然不吝赞美。卡波克没有弄坏一根可以食用的蔬菜,而且把野草拔光了。“你今天的劳动保证了我们的饭碗。” 詹森说。这是很大的褒奖。他教过他们,每天辛苦劳作,就是为了保证饭碗;夏天,每分每秒的汗水都让你熬过严冬的希望加大一分。虽然他们并不记得冬天是什么样子,可他们相信他,坚信他会让大家吃饱肚子。事实也正是如此。星舰上有充足的食物,足够四个人——噢,或许七个人也成——生活二十年。可他希望他们能尽快实现自给自足,越快越好。

卡波克卖力锄地的时候,詹森读了他的思想。他掌握的词汇不多,还不足以思考,但他有强烈的秩序感。正是他出的主意,让詹森今早多睡一会儿,由他们做完工作。卡波克选了自己最不喜欢的工作,在毒辣的太阳下没完没了地俯身锄地。对他来说,这就是秩序:做所有詹森教他们去做的事,绝不让詹森重复要求。他教过他们,所谓长大,就是主动承担责任,哪怕并非出自本意,哪怕那样你会受伤,哪怕你不做也没人知道。在詹森的面前成长,就是卡波克那一天的计划。

不只如此,他还想到了未来。卡波克搜肠刮肚,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明天,新来的人能帮忙吗?”他问。他已经明白,曾几何时,他、巴塔和莎拉也跟那些新来的一样,只知道躺在休眠棺里,一点儿忙也帮不上。他还知道,总有一天,新来的会变得和他、巴塔、莎拉一样能干。

“明天还不行,要再过几个星期。”

在卡波克心里,那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就像传说中的冬天一样遥远。可詹森的回答证实了他对前景的看法,于是他壮起胆子,又问了一个问题:“要不要我去教他们?”

这个问题真正的含意是:我能成为你那样的人吗,詹森?詹森读到了他的想法,于是答道:“你不能教新来的这三人,但你将来可以教其他人。更后来的那些,更新的那些人。你可以把一切都教给他们。”

啊,卡波克无言地说,我一定会成为你那样的人,这就是我的全部心愿。

他们一起吃了午饭,不过莎拉不在,她放羊去了,羊要到下午晚些时候才会进栏。詹森从未见过卡波克和巴塔这么开心。他们搜肠刮肚,寻找合适的词汇,争着把自己一天的工作告诉对方,还讲了詹森怎么表扬他们。詹森自己则一言不发地在休眠棺之间走来走去,给新来的三个人喂搅乳器中取出的奶油。这是巴塔新做的黄油,抹在用去年收获的小麦做成的面包上。去年的小麦都是詹森一个人种植和收获的,他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尝试了七种不同的种子,最后终于找出了几样合适的,看着它们茁壮成长。我再也不用像从前那样,为了让我的人今后不必挨饿,孤零零地用小型拖拉机犁地,乘坐小划艇把可以狩猎的动物赶进森林,把鱼放进湖中了。今后我会有更多的自由,可以随意来去,不必再像现在这样辛苦劳作了。可我还是更喜欢现在这样,喜欢得多。我喜欢听到他们的声音,看着他们在学习中收获乐趣。

他们一起过滤那天做好的凝乳,包裹起来,再用石头压住,制成奶酪。另外三十块奶酪已经变硬发臭,这意味着到了冬天,他们就有很多吃的了。詹森决定从星舰里带奶牛出来真是明智极了,尽管它们也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害他非得建起结实的围栏才能圈住它们。

这一切都是我做成的,詹森想。我来的时候,这里只是河边的一片草地,现在它成了一座农场。我有帮手,有牲畜,有足够养活所有人的粮食。他们一直在学习,总有一天,他们会学到足够的知识,没有我也能活下去——

这是对他未来所能获得的自由的承诺,因为他们对他的依赖会一天天减少。可这也是死亡的警告。

巴塔和詹森留下卡波克照顾新来的三个人,去了还没有竖起栅栏的田地边缘,劈开去年冬天留下的木材做栅栏。这份工作很累人,干起来满头大汗,可在天黑之前,他们又将栅栏延长了一百步。这样一来,在夏天结束前,他们就可以把猪放到森林里,用栅栏把它们跟田地隔开,以免破坏庄稼。它们可以在森林里四处走动,用鼻子拱土翻找吃的,这样在森林里就能填饱肚子,以节省小农场的资源。猪还能给他们提供培根,作为过冬的食物。

物尽其用,不浪费一丝一毫。收获后,可以放鹅吃落穗,秋天就会有烤鹅吃。残茬留给山羊吃,它们会贡献羊毛,母羊还会产奶,羊羔来年会长成羊群。木柴的灰烬混合尿液,可以做成肥皂。猪和羊羔宰杀后的肠衣可以编成坚韧的绳子,用来绑东西或是灌香肠。曾几何时,在阳光下的大地上,所有男男女女每天的生活,就是将目力所及的一切都化作食物、燃料、衣物和住所。对詹森来说,这就是创世的开始。

莎拉和卡波克一起备好了晚餐。虽然算不上美味,但已经很不错了,而且没有詹森从旁指导。如今,他们非常看重独立工作。从詹森将他们带下星舰以来,他们今天完成的工作是最多的,足有平时的两倍。巴塔还给新来的三个人喂了饭。哈克斯把口水吐在了她身上,韦恩一直咬勺子,巴塔气坏了,冲着他们大喊大叫。卡波克叫她冷静下来。毕竟,对新来的人能提什么要求呢?莎拉对卡波克大呼小叫,叫他对巴塔客气点,她只是想帮忙而已。看着他们,詹森高兴得哈哈大笑。这就是完整。这就是家庭。

“写好了。”拉瑞德说,“你想让我写的就是这些内容吗?”

“没错。”詹森说。

“我还做了点努力,尽量让做奶酪的过程显得有意思。其实你知道,连傻子都会做奶酪。还有你们做的那种栅栏,羊一蹦就能跳过去。”

“这我知道,那年夏天还没过完我就知道了。我们后来加高了栅栏。”

“用尿直接做肥皂,气味太难闻了。”

“书上可没说过这个。后来,我们学会了像你们一样,先用牲口棚里的稻草过滤尿液。我们总不能一下子学会所有事情吧。”

“明白。”拉瑞德说,“我只是说,你和他们一样,也是小孩子。一帮个头大大的小孩子,你五岁,他们三岁。所以在他们看来,你就跟无上之神一样。”

“就跟无上之神一样。”

秋天的一个深夜,屋子里黑漆漆的,其他人都睡着了,卡波克来找他。“詹森,”他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从那艘星舰里来的吗?”

他用了星舰这个词,但他指的只是从大屋走一个小时才能走到的那座又高又大的建筑。他并不知道那是一架可以在群星之间飞行的机器。 

“你们不能帮我建造的一切东西,都来自那里。”詹森说。他动不动就说“一切”这个词,让卡波克以为大地啦、河流啦、森林啦、天空啦,也是从星舰里来的。詹森努力解释过。可对卡波克来说,他的那些话完全是天方夜谭,比如星际旅行、殖民地、星球、城市。就连“人”这个词,对他来说都全无意义。不过是些咒语罢了,只有詹森才能理解。他坚信所有的一切都来自星舰,而星舰又是詹森带到这个地方来的。以后再教他吧,詹森心想,等以后他知道的多了,我会告诉他:我不是无上之神。

“还有新来的那几个,是你创造了他们吗?”

“当然不是。”詹森说,“我只是带他们到这里来而已。在我们来这儿之前,他们和我是一样的人。在来这里的路上,他们一直在休眠。星舰里还有很多人,他们都在休眠。”

“你不在星舰里,他们会不会醒来,会不会害怕?”

“不会,他们会睡很久。就好像河流在冰下休眠,田野在雪下休眠。除非我叫醒他们,否则他们会一直睡下去。”

当然是这样。唯有詹森能唤醒一切。冬天来了,那是詹森命令它来的。还有那些如同冰下的河水一样休眠的人,只要詹森召唤,他们就会醒来。我会按照詹森教我的去做,因为我也曾是冰人。

(连载结束)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科幻世界·译文版》2016年7月刊,已上市!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